蚕在吐丝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3-07-27 09:09:50 / 个人分类:清音雅趣

                    蚕在吐丝(四)

                                ---晓虹

      

紧张忙碌的工作和学习让人觉得很充实,可也带给人很大的压力。开学已经一个月了,一直没有放假的高三年级决定这个周末全体师生休息两天,通知是周五下午快放学的时候发放的,办公室里的气氛一下子活跃起来,大家的话题自然放在周末该怎样度过上。

最先发表“声明”的是(一)班的语 老师浩东:“我准备好好陪陪我心爱的女朋友小芳。”

有个老师和他打趣:“你怕没时间陪她,她会飞掉的吧?”

“是啊,也不知道谁先发起的这高三年级在周末要补课,弄得大家都不轻松,害我没有时间陪女朋友。要是她真和我吹了,你看我不找他算账去?”

在所有的高三老师里面浩东的年纪最小,今年25岁。大学毕业后参加工作才两年多的他由于性格活泼开朗,教学上肯钻研,教学理念新,深受学生们喜欢,学校破格让他一路担任高三的教学了,可他就为这么一件事情烦恼。

听到他说的话,有老师笑他:“你难道不知道高考的独木桥难过?这么多年来,老师学生不都是这么受煎熬过来的?”

另一个老师说:“你找谁去,有本事,你当个教育部长试试?”

“有机会让我当,我就不信我当不好呢。谁要是敢在周末补课,我就不信治不了。”

敏感的话题一出现,刚刚还是玩笑的气氛好像就变了,其实平时老师们总是尽量避免谈论这些的,这下子大家都忍不住说上一两句了。

“你有办法?如果不是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我看谁也管不了。”

“现在的学校,家长和孩子好像都有一本难念的经。补课吧,老师和学生的负担太重,不补吧,又担心有什么闪失。教材在不断地改,我参加工作20多年了,已经换了多种教材,可改来改去,我们还不是要跟着高考转?”

“现在我们每天都在接受新的教育理念,也试图通过课改的方式真正提高学生的素质和能力,可到了关键的时候,考试成绩就成了衡量你工作好坏的唯一标准,就连老百姓也是这么看的。”

“不仅如此,我那些学生在大学毕业后找工作的时候经常感到迷茫,他们甚至怀疑自己当初在学校学到的知识是不是真正有用?甚至认为自己这么多年的奋斗在现实面前不值一提。”

“这是我们做教师感到最困惑的地方,我一心想怎么样教育好孩子,可就是难得达到理想的效果,现在学生厌学的情绪也很浓,社会风气对他们的影响极大,他们的想法和我们当初有很大的不同啊。”

“我觉得不管怎样,我们都应该重视学生的全面素质的培养和发展,最重要的是让他们学会做人。毕竟经过多年的学习,孩子们的起点不一样,将来的发展要好些。”

听到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开来,浩老师反而有点不好意思了,他赶紧打住老师们的谈话:“我说前辈们,还是说点轻松的吧?难得周末休息呢。”他转向若涵:“若涵姐,你周末有什么特别的活动安排吗?”

若涵这才想起前一天接到一个电话,那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好姐妹现在在广州的紫灵打给她的。紫灵说要在这几天回老家看看,顺便和旧时的好伙伴聚聚。

于是,若涵用故作神秘的口吻对浩东说:“你和女朋友约会去,我也有个秘密约会呢。”惹得浩东和其他老师都张大眼睛惊奇地看着平时沉静而内敛的她。

 

周六,紫灵从广州回到阔别已久的老家,人还没下火车就给若涵打电话:“若涵,火车快进站了,你快来接我呀。”若涵笑她:“你又不是小孩子,自己打的过来就行,还用得着我去接你啊?”

“不行,我要在出站的第一时间看到你。你要不来,我就一直在火车站等你。”

   “好,好,好。”若涵赶紧答应她,并立即打的前往火车站。

的士刚在火车站门口停稳,若涵就听到火车进站的声音,她赶紧来到出口处等候紫灵。还是紫灵眼力好,老远就看到了若涵,她一只手提着行李,另一只手使劲挥动着,并且高声喊着,“若涵,若涵,我回来了。”出了站口,放下行李,两个人就来了个热烈的拥抱。

接着,紫灵往后退了两步,上上下下打量着若涵,“让我好好看看你,天哪,你身材怎么还是那么好?怎么还是那么年轻漂亮啊?看看我都胖成啥样了,你简直让我嫉妒死了。”可还没等若涵回话,自己又笑着说:“胖就胖吧,只要身体好就行,若涵,你说是不是?”

若涵笑了笑,朝她点了点头,心想,这紫灵,一点都没变,还是当年那个脾性,快言快语的。她接过紫灵手中的行李,两个人一起上了一辆的士。

一上车紫灵的嘴就说个没停,直到司机回过头来问她们去哪,两个人才意识到还没有告诉司机目的地呢。若涵让紫灵决定,紫灵说先去哥哥家,一来把行李放那,二来先看望一下分别多年的哥嫂和两个侄女。

紫灵哥哥家和若涵的娘家住同一条街,若涵正好也想去那看看父母。

下车的时候,紫灵和若涵约好晚上找个地方再好好说说话,并且让若涵邀上当年的另一个伙伴白萱。

在娘家吃过晚饭后,若涵打电话给白萱,告诉她紫灵从广州回来了,想和她们俩叙叙旧。白萱非常的欣喜,在她的印象中快有十年没见着紫灵了。她建议三个人去滨江路新开业不久的咖啡店“米兰的春天”见面,说那的环境特别好。

晚上七点左右,白萱自己开车出来,先后接了若涵和紫灵,然后一起来到“米兰的春天”。

若涵和紫萍都是第一次来这里,一走进去她们就感受到了那种特别的氛围。因为在临江的地方,这里没有一般地方的喧嚣,而且空气特别好,室内轻缓的音乐,设计精巧的小装饰,舒服柔软的布艺沙发等无一不透出一种舒适和优雅,看来在这一边喝着咖啡一边聊着天该是一种惬意的享受了。

三个人挑了一个临窗的位置坐下来。多年不见的她们彼此间依然是那么亲切,最先发话的是紫灵,她一落座就打开了话匣子:“虽然在沿海城市呆了那么久,可我还是觉得这儿才是我真正的家啊。遗憾的是,我的父母亲在十几年前就已经过世了,所以这些年我都没有回来过,平时只是和哥哥还有你们几个老朋友电话联系。”

她尝了尝咖啡:“嗯,味道真不错。说起来,我这些年的经历就像是喝咖啡。七年前,我和前任丈夫离婚了,因为婚后没有孩子,那时的我身在异乡举目无亲感觉特别的孤单,很多时候我都想回到家乡来过清清静静的日子。可你们知道,我一向是个很要强的人,就这样回来我心有不甘啊,所以我一直很努力地去打拼。”

“你怎么突然想到回来看看?”白萱问道。

“上个月我又结婚了。杰克,我现在的丈夫,丹麦人。这次回来是因为我准备过段时间随他去丹麦定居。”

“这样我们不是很难见到你了吗?”若涵急切地问了一句。

“有机会你们来丹麦看我呀,现在申请境外旅行很方便的。我倒是很羡慕白萱呢,你看她现在一心一意地在家做着太太,多悠闲啊!”

的确,三个人里面,白萱的生活最悠闲,她的丈夫乔凯瑞在他们婚前就创办了一家服装公司,而且公司经营得很不错,结婚后白萱就没有出去工作了。

“好什么呀?有时一个人在家也挺闷的。还是若涵的日子过得充实,想当初在学校里,聪明漂亮的若涵一直就是男孩子们追捧,我们女孩子们嫉妒的对象呢。”

“其实生活并不总是如我们想象的那样,我原来一直都希望自己的生活能够诗意一点。现在看来,更多的是平淡和真实。”

不知不觉三个人说了四,五个小时的话,直到店里快打烊了她们才准备买单离开那。可就在若涵从沙发上站起来的时候,她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定睛一看,那不是丁启亮的吗,他怎么会在这里?旁边座位的客人刚离开,丁启亮正在认认真真地收拾着桌子呢。

若涵赶紧走上前去,生怕惊着了他似的,只是轻轻地叫了一声:“丁启亮,你原来在这呀,我一直在找你呢。”

听到有人叫,丁启亮停下了手中的活,等他看清是若涵时,脸一下子红了,他叫了一声“老师”声音里透着惊讶和慌乱,之后他将头低着,再也不敢看若涵。

若涵和两个朋友简单交流了一下,然后让她们在车里等她,她要和启亮谈谈。

原来启亮并没有去外地的工地打工,因为他担心父亲的身体,所以就想在本地找工作,刚好“米兰的春天“开业要招收一批工作人员,他就应聘到这里了。其实对这个好学的孩子来说,他又何尝不想继续圆自己的大学梦呢?只是人在很多时候总会作出一些无奈的选择的。

若涵真不希望启亮就这样放弃他的学业,她对启亮说:“你这样做当然是为了家里,可是你想过没有?你奶奶和爸爸妈妈对你的期望就是考上大学,这对你对你们家的将来都好啊。即使你不上学了,家里的困难暂时还是没有办法改变的,你想想,你现在有足够的能力改变这一切吗?”启亮摇了摇头,一脸的迷茫。

若涵接着说:“你的情况我已经知道了,所以我决定要帮助你,但我有两个条件,第一,你立即回到学校继续上学,而且要努力将落下的功课补上,第二,等你将来有能力了,一定要记得去帮助那些需要你帮助的人。至于你父亲的病,可以通过两个途径继续得到治疗,一是通过法律手段在他打工的单位获得赔偿,二是通过医保部门。你回去后替你父亲写好材料交给我,我找人去帮你办理。”

在若涵的说服下,丁启亮终于又回到了他日思夜想的学校。

若涵想到首先要解决启亮的后顾之忧,一方面她托朋友帮助启亮的爸爸拿到赔偿金,重新回到医院治疗,另一方面还请白萱的丈夫乔凯瑞帮忙,在他的服装公司为启亮的妈妈安排了一份工作。

其实类似启亮这种情况的学生学校还有很多,所以学校专门成立了一个“扶贫助学奖励基金。”每个学期颁发一次,一来可以帮助部分学生解决一些经济困难,二来可以鼓励学生发奋学习。这个奖励基金的资金主要来源于三个方面,一是学校从办学金费中拿出一部分,二是全校老师的捐款,三是关注教育的单位和社会热心人士的捐款,这一部分占的比例最大。

若涵替启亮向学校递交了一份助学奖励基金的申请。让她感到高兴的是,这一申请很快得到了学校领导的批准。

王明伟校长告诉若涵,这个星期六的上午学校有个大会,大会上将有一个发放助学奖励金的仪式,届时将邀请为学校“扶贫助学奖励基金”捐款最多的几位单位代表和社会热心人士参加,校委会还讨论决定让丁启亮在大会上代表受助受奖学生发言。

 


上一篇 / 下一篇

TAG:

引用 删除 efg01   /   2016-08-24 16:37:22
1、一人得知老婆怀孕,非常高兴。他买来一瓶补胎灵,对老婆说:“你吃后一定有助于胎儿的发育。”他老婆看了半天,把那东西给丢垃圾桶里了,还骂道:“傻货,这是补自行车胎的胶水。” 2、小王问邻居:“你老婆越来越厉害了,前几天当众用手打你,今天我看都用脚踹了,怎么回事?”邻居:“前几天她买了块高级雷达表,今天她买了双鳄鱼皮鞋。我现在担心的是,那天她要是买条珍珠腰带,还不得当众解下来啊。” 3、婚后,丈夫总是对妻子不理不睬,妻子忍无可忍,伤心地对丈夫说:“我知道,你和我结婚是因为我有钱。”丈夫平静的说:“错,是因为我没钱。” 4、两个女人谈起自己的老公,一个问:“你那口子怎么样?”“说啥好呢?说话颠三倒
引用 删除 rst41   /   2016-03-10 02:28:46
这是新建文章 1.html,请修改添加正文内容。                                    专业承接:            1、高速公路过江、地铁路隧道工程施工沉降、伸缩缝、池底裂缝渗漏水工程。            2、地下基础建筑工程、地铁工程、人防工程、污水处理池等构筑物渗漏水工程。            3、地下室、地下车库、地下通道、热力管道、基坑等各类地下工程渗水堵漏施工。            4、水池、电缆沟坑、矿井通道、电梯井、基础坑工程施工缝渗漏水带水作业施工。            5、混凝土结构、冷却凉水塔循环通道、管道、污水池工程渗漏水处
碧痕 引用 删除 碧痕   /   2013-08-03 10:14:01
人物描写突出。启亮回到了学校,期待下文
引用 删除 晓虹   /   2013-08-01 21:13:13
原帖由洋博士于2013-07-28 18:19:52发表
欣赏!

谢谢!请多多指点!
引用 删除 晓虹   /   2013-08-01 21:12:29
原帖由搜尽奇山于2013-07-29 11:47:36发表
工作20多年了的人,应该不是浩东,可连系上文,又像是他。

谢谢您的提示!不过,在上下文里有交代,那是其他老师的议论,并非浩东所言。
OOOO 引用 删除 搜尽奇山   /   2013-07-29 11:47:36
工作20多年了的人,应该不是浩东,可连系上文,又像是他。
洋博士 引用 删除 洋博士   /   2013-07-28 18:19:52
欣赏!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