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株洲市芦淞区佘懿丹19830315(女性)的私人博客,仅用于公开上传个人原创文学作品、进行个人文学作品创作、自我欣赏自我浏览、自我保存原创作品。佘懿丹的私人博客不从事任何以营利性、公益性、商业性等为目的之网络活动,不从事任何违反网络诚信、网络维权、网络安全等法律规范的网络活动。佘懿丹的私人博客不从事任何以公务交往、私密传书、聊天交友、恋爱约会、搬迁调任、帮派考察、宗教考察、网络交易、商务买卖等社交活动。

宋词撩情千面,总有一别(佘懿丹原创自学心得)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12-05 15:12:25


宋词撩情千面,总有一别

     ——佘懿丹对《宋词鉴赏》课程的二次断想

写稿人:株洲市芦淞区人社局 副主任科员   佘懿丹

今人戏传盛唐诗歌形如土豪。臆断到宋代词章,唯独不能遥想为劣士,这些关乎词人放浪形骸间的撩情与醋意,不能应和了现代人的旁门佐证,一笑了之下定义。在北京语言大学汉语言学院院长、教授郭鹏《宋词鉴赏》大成讲解中再见端倪的是李清照、辛弃疾、周邦彦等大方之家词作的笔墨犹新。

跟随郭鹏回味承载着一代王朝风华正茂、水土风情的这套艺术容器,宋词记录着宋高宗以来尚文抑武的文化羁旅和朝圣征途。令无数文学爱好人为之倾倒的是:词入宋代,在内容和形式上的两重创新,形成了字音破境、形神越境、借典造境的格调垄断。将这种垄断放大,我们发现,更为称奇的是对文学艺术毕恭毕敬的这条队列,即便文人心事心算千般肿,偏爱藏匿于细小、规矩、有限的词体,并将这种折磨沿袭至今。

古往今来,惟忆唐诗浩气凛然,揣摩文人真气,宋豪放不过盛唐,婉约不第初唐。殊不知宋代词人对艺术形象的挖掘皆撩情大师,即便是遁入底层人生的嬉笑怒骂皆笔锋凶险,煽情动气浑然天成。蜕去传世佳品中那些严格的音律限制和指法推敲,从传情达意、脱胎换骨说开去,宋词堪称“破局术士”、“济世度人”之无冕之王,惟有别致一格。

撩情笔法一:中断术。情欲的人为抑制。宋代词人恋情婚姻“山无重数”,提倡衷情而忘情。在他们的创作中,爱情婚姻观超然忘我可见一斑。而最脍炙人口的是他们对情欲私欲的变态性把握。儒家教化到宋代极盛繁华,三纲五常、宗术礼法驱使花季少男少女在文学造型这一面,如大清裹脚般压抑原始兽性,即使是烟花柳巷轻狂之徒,用词造句尺度成分也极为讲究,生怕捅破了“黄牌低俗”这层窗户纸,如此就有固定情节——将军战士朝同僚英烈抛个媚眼也要先搬出历史人物;色狼此刻买醉还上演斯文淡定哥,口口声声昔时名伶死、红粉知己亡;或者,两情相悦红鸾鸳鸯配,明明可以拥抱可以洞房再省略几百字,结果从早到晚奔走呼号鼻涕眼水,短暂相聚长久分离。

其一,才子佳人、儿女情长终不能你情我愿,门当户对。由此生成的“不称意”艺术形象,集大成有王国维所讲“相思三境”,“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纵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请注意,这三句耳熟能详的佳酿,关照的是多情种的单恋,忘乎所以再虐恋,更狠点是人在情在缘不在的绝恋。于是又有鸿雁传书的探讨,无法实现现代交通工具做牵引的相思成疾,经时信音绝,惟万事难忘,惟是轻别。“燕鸿过后莺归去”浮生若梦直到“此情深处,红笺为无字”,有勾引没自信,有前奏没下文,特别打动读者。细致说,在欧阳修的牢笼中,孤门豪放女却作“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到“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的穿墙牵挂,觊觎着“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隔山打牛般的钓情郎功力。

其二,英雄美人、朋友家眷犹在颠沛流离、阴阳交隔。陆游悼亡妻一句“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到“料得年年断肠处,明月夜,短松冈”的鳏寡孤独,让闻之者惊天地弃鬼神。他将原本歇斯底里的怀人怀己,阻隔在生离死别几处回忆。窗前看一看,记得妻友梳;坟前站一站,最怕妻寒凉,无法终场的悱恻。这种本不该收敛的形式上的短悍内聚,为后人顶礼膜拜。李清照在《醉花阴》处所写“东篱把酒黄昏後,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似黄花瘦”对丈夫赵明诚的矫情写得大堂雅致,就是对斯文艺术“千种堵”的推崇。

其三,官场风月,青楼烟云无情总误多情,滥情都在专情。秦观有“无端天与娉婷,夜月一帘幽梦,春风十里柔情”,这是他将追思歌女的形象定格在江水湖畔,“怎奈向、欢娱渐随流水,素弦声断,翠绡香减,那堪片片飞花弄晚,蒙蒙残雨笼晴”。周邦彦对旧时故人的绝断悲悯,又见《解连环》前阙“信妙手、能解连环,似风散雨收,雾轻云薄”只讲造风弄雾、感花溅月对浓情离索的轻处理,后阙“料舟依岸曲,人在天角。谩记得、当日音书,把闲语闲言,待总烧却。水驿春回,望寄我、江南梅萼。拚今生,对花对酒,为伊泪落”绚烂得一塌糊涂。这种翻烧的记忆,绝不是平铺直述所能概括,回到“怨怀无托。嗟情人断绝”提头一句,忽明了“聊寄梅花”、“对花对酒”诸等救赎猜想一气呵成的冤由。

撩情笔法二:错乱术。才智的用无所终。词人对功名利禄的“过眼烟云”,大都由身世飘零、政治祸乱、阶级沉浮所起,提倡洒脱而超脱。他们将这种怀才不遇铭记在个中词调韵律中,擅长对流亡际遇的加料处理,擅长将报国无门、身无所用的尴尬委身在词情中。在仕途坎坷、贫富对弈全过程,潜移默化地形成了宋代词人的“三种观念”。凡是平常人、木讷之人所不敢想、所不能想、所不愿想的挫折感悟,他们都想到了,并熔炼在词的野性里。

词人对知音难寻的看法。可见苏轼《八声甘州》对友人参寥子一句“有情风万里卷潮来,无情送潮归。问钱塘江上,西兴浦口,几度斜晖?不用思量今古,俯仰昔人非”盛气开笔,所讲深厚友情以谢公相比,既有“约他年东还海道”雅志莫相违的祝愿,又有“西州路,不应回首,为我沾衣”的自怜相惜。才情赠友是宋人稳固友谊的一种做法,大有官场失意知音难寻的动机,“不得志”的艺术形象总寄托友情聊以自慰,正是在身世错乱中爆发了友谊。

词人对名人功成的看法。辛弃疾《永遇乐》对败北者末路狂奔的描述:“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他借怀古之举对抗独揽朝政、偏信轻敌的主战权臣韩侂胄,独有掷地有声的厚重感和预见性,将两种投降者的姿态制动在一系列蒙太奇时空穿梭的排布、追溯。愈是政治险恶,愈是嫉恶如仇、安身立命;愈是小人当道,愈是斩妖除魔、拔剑奋起。他从浙东安抚使改派镇江知府,成就《南乡子》“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不尽长江滚滚流”的绝唱,对历史上孙、曹、刘三军对垒的斗智斗勇,交出“年少万兜鍪,坐断东南战未休。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生子当如孙仲谋”的千古论断。辛弃疾一番抗金之志,完全在煮酒英雄中重合了、公允了。

词人对王朝更迭的看法。周邦彦《西河》中写金陵帝州“佳丽地。南朝盛事谁记。山围故国绕清江,髻鬟对起。怒涛寂寞打孤城,风樯遥度天际”,他认为历代王侯功业都付断崖流水,所有想依稀,情归“相对汝说兴亡,斜阳里”,这种对历史尘嚣的光影处理,尤是对怀古惜今、自然天体新陈代谢的一抹客观冷艳。李煜降宋后将一把亡国家恨的愁肠,记录在《虞美人》、《相见欢》等词作中,他“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的扼腕江山之举,是对王朝主人最浪荡、最悲情的诠释。

撩情笔法三:反观术。命运的蒙昧可知。词人对自身命运的求索,有如时光迁徙“叹年华一瞬,人今千里,梦沉书远”的领悟,提倡随缘而惜缘。这种时空概念在秦观《满庭芳》有“斜阳外,寒鸦万点,流水绕孤村”和“伤情处,高城望断,灯火已黄昏”的遥相呼应,再看《望海潮》“梅英疏淡,冰澌溶泄,东风暗换年华”对“兰苑未空,行人渐老,重来是事堪嗟”的行色枯槁,他独创的乱分春色、暗随流水的伤春遣情笔法,是借自然气象、人文景观窥探年轮斗转、生理兴衰的一次颠覆。周邦彦《兰陵王》以柳反观身世飘零,有“隋堤上,曾见几番。拂水飘绵送行色。登临望故国,谁识京华倦客?长亭路,年去岁来,应折柔条过千尺”的隔空探雾,他秉持上岸精神。柳永却在穷困潦倒时仍就桀骜不驯,也有“长安古道马迟迟,高柳乱蝉栖。夕阳岛外,秋风原上,目断四天垂。归云一去无踪迹,何处是前期。狎兴生疏,酒徒萧索,不似去年时”的放浪不羁,他醉倒在年少轻狂。李清照有“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种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李煜有“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皆是对人生如梦落花流水、似曾相识机缘妙趣的捕捉,对生命自主沉浮孱弱虚无的否定,更是对生死有命的一点自尊和讲究。

撩情笔法四:接骨术。历史的拜鬼嗜血。宋代词人的引经据典,可谓达到了嗜血如命的境地。基本上,每位词人五成以上的佳作都有对历史节气、场景、人物、礼数、故事的嫁接和再翻新。这对于每一个艺术形象而言,无疑是一种双重敲打,即暗示着矛盾的同一性,又揭发出冲突的独创性,提倡拜史而接史。苏轼到赤壁去调情,为的是将半璧江山的恩仇书录寄寓在自己的功名济世中,他对“小乔初嫁”了的断想,无疑揭示出自己对“金屋藏娇”人生价值的肯定。他豪迈,有“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这种崇尚周公瑾的自在得意的人生理想和霸道主义,问世间绝无仅有。还有周邦彦《解连环》对东京汴梁城元宵佳节场景的整体打包和空降应用,不止是眼前“衣裳淡雅。看楚女、纤腰一把。箫鼓喧,人影参差,满路飘香麝”的空灵悸动的精神回眸,更是打开了最早电影大师的一道煽情法门。用典之圣,我之鉴贺铸。他的香草情节,在《感皇恩》中引用了“兰芷”、“罗袜”、“尘生步”、“人南渡”、“断魂分付”、“花底深朱户”等经典意象,借用这种不能不说的“二次抄袭”,完整了他回首旧游、向晚疏雨的孤傲。但再看贺铸的《薄幸》:“淡妆多态。更的的,频回眄睐。便认得、琴心相许,欲绾合欢双带。记画堂、风月逢迎,轻颦微笑娇无奈”一段,配比司马相如和卓文君之典,堪称对自由女神、开放才郎形象独立创作的神来之笔。贺铸再写“自过了收灯后,都不见、踏青挑菜。几回凭双燕,丁宁深意,往来翻恨重帘碍。约何时再。正春浓酒暖,人闲昼永无聊赖。厌厌睡起,犹有花梢日在”,这般卷帘恹恹情怀,纵使还存有对经典的些许猎艳,但他在巨人肩膀上的革新,真正映证了宋氏词人现学现卖、革旧出新、学深悟透的骨气与灵性。


 


    


                                                                                                                                                                                   

                                                                                                                                                                                   


上一篇 / 下一篇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没登陆用户请输入昵称


佘懿丹的私人博客决不从事任何以公务交往、私密传书、聚会通知、聊天交友、恋爱约会、调任考察了解、帮派考察、宗教考察、谈判协商、就医看病、网络交易、商务买卖、批发零售、服务代理等等一切私营活动、社交活动、广告活动、中介活动! 佘懿丹的私人博客警告、杜绝任何黄、赌、毒、嫖、传销、走私、贩卖、诈骗等任何犯罪人员、犯罪团伙、犯罪未遂、犯罪准备人员或组织非法链接、非法推介、非法盗入、非法占有、非法欺骗、非法代言!!、作品、创作决不授权在任何跨国、境外网站网页、跨国、境外杂志刊物等新闻传媒转载、刊发、买卖!

日历

« 2017-12-17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97617
  • 日志数: 67
  • 建立时间: 2013-11-28
  • 更新时间: 2017-12-07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