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与一切与人为善者保持友好交流,我的口号是:阳光、微笑、友善、正直、和谐、健康。

我所知道的一位现代文天祥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12-24 18:21:00

 

我所知道的一位现代文天祥

宋朝丞相文天祥,他坚贞的民族气节和顽强的战斗精神令人敬佩,他留下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佳句,慷慨激昂,苍凉悲壮,具有强烈的感染力,在中国文天祥是家喻户晓的英雄。 大家可曾知道在抗战史上,有一位来自湖南宁乡的齐学启将军,他能与文天祥媲美,齐学启将军真正做到了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可称得上抗战时期的文天祥。

齐学启将军的三个妹妹齐新、齐觉、齐光曾与我的母亲共事多年, 其中齐新女士与我的母亲关系很密切可算得上是挚友,我56岁时就经常听到齐新女士谈及他哥哥的壮烈事迹。齐学启将军唯一的家产就是在长沙桐荫里的一栋面积不大的楼房,儿时我到过齐学启将军的家,在他这栋楼房的客厅墙上挂着一张齐学启将军很大的遗照, 看去就像一位温文尔雅的学者。他的遗孀童锡俊女士(我母亲称她为童先生)是一位既开明又能干很善良的女强人,解放后她自己出资在这栋楼房里办起了一家以机绣为主的街道工厂,吸收街道上生活贫困的居民到这个工厂就业,她与厂里工人和这条街上的街坊们的关系非常融洽,她还经常为慈善事业捐款,最后她将这栋房子——她唯一的资产捐献给了国家。

1942年,日寇连陷马来西亚、新加坡,长驱直入缅甸。蒋介石应盟邦英国的请求,首次决定派兵入缅参战。新38师奉命从贵州兴义迅速开拔前往缅甸增援,协助英军共同保护滇缅公路。
  新38师是由原宋子文所辖的税警总团改组而来,孙立人任税警总团团长,副总团长及参谋长是他在清华大学及美国诺维琪军官学校的同学——湖南宁乡人齐学启少将。
  新38师于194245驰抵腊戌,并进入曼德勒。414英军第一师放弃马格威,改守仁安羌,导致盟军联合战线右翼严重失控。日军探听到英军退守仁安羌,马上分兵绕到英军后方,切断了英军的归路,同时在仁安羌北面,飞快地占领了拼墙河北岸的渡口,阻截对英军的任何救援。416,英军第一师已被包围了两昼夜,弹尽粮绝,喝水都十分困难,危急万分。英军史立姆将军急电孙立人增援。救人如救火,孙将军即命齐学启将军率领两个团星夜驰援。17日黄昏时分,齐将军率部抵达拼墙河北岸十公里处。稍作准备,当晚便发动猛攻,战况异常惨烈。18日拂晓起,战斗进入胶着状态。直到中午时分,北岸日军才被完全肃清。19日凌晨,齐学启率部利用夜色开始渡河攻击,破晓时,左翼部队已将日军阵地完全攻占。日军见状不顾一切地猛烈反扑,阵地三易其手。这场鏖战持续了近12个小时,日军33师团丢下一千多具死尸狼狈逃窜。下午5时,齐学启所部完全克复并控制仁安羌。解救出英军教士及新闻记者数百人,夺回辎重汽车100多辆。英军第一师的步、骑、炮、战车部队的士兵,在新38师的安全掩护下,从拼墙河北岸撤退。一路上,英军士兵纷纷竖起大拇指高呼:中国万岁!”许多英军官兵蜂拥而上,搂着中国官兵跳起舞来。而此时的齐学启将军已经三昼夜未曾合眼,倚着大树,坐在树阴下,垂头打鼾安睡了。
  仁安羌大捷后,日军伤亡惨重,锐气大挫。孙立人将军打算从日军的右翼迂回,把日军压迫在伊洛瓦底江东岸,一鼓歼灭之。不料战争形势突然发生了变化:英军准备放弃缅甸,全部撤出;而新38师又接到国内和远征军司令部两个完全相反的命令:一个要东进返守腊戌,另一个准备曼德勒会战。随着战争形势的变化,曼德勒弃守,日军相继占领了腊戌和密支那。新38师只得改变原先的作战计划,撤到伊洛瓦底江,一边沿江掩护英军,一边撤退,同时做了持久防御的准备。52,北撤盟军安然渡过伊洛瓦底江。这时日军的先头部队也已跟踪蹑迹追到南岸,并与新38师展开激战,但遭击退。新38师完成掩护任务后,又接到主力转进温早,继续掩护国军撤退的指令,于是他们伺机抢占了卡萨,对八莫方面的日军严密警戒,屏蔽右翼。
  5838师主力到达温早后,随即向密支那进发。不料这时接获谍报:八莫、密支那均已被日军占领,日军已完成了对新38师的钳形攻势。而此时所属的113团正在卡萨与日军苦战,留守温早的112团已被日寇重重包围。孙立人将军当机立断,转身反扑温早,解救112团。这种返回打围的战法,大大出乎日军的意料,日军顿时显得惊惶失措。经过一天一夜的内外夹击,日军丢下800多具尸体夺命逃窜。112团安全突围后,会合主力,在孙将军的率领下,向西北山地昼夜兼程进发,大军终于顺利地抵达了印度的英法尔。
  再说新38113团赶到卡萨,对八莫严密警戒,掩护国军转进侧背时,齐学启将军正奉命赶来前线指挥。这时,他发现江边有大批新砍的树木、竹子和木板等正顺流而下,判断上游一定有敌军偷渡。10日下午,果然有大批日军从前哨连左侧猛扑过来,上游的日军也乘着十多艘汽艇企图强行登陆。这两股日军,都被早有准备的113团打得不是落水逃窜,就是溺水毙命。
  113团在日军攻势顿挫时,很快转入山地,避开敌军,从山林间开辟小路攀藤附葛地向印度转进。530他们趁着月夜悄悄渡过清德温江到达英法尔,终于与主力会合。部队抵达印度后,检点人数,唯独不见了齐学启将军。510齐学启曾接到孙立人将军的电话,要他转回师部,并约定当晚8时有汽车来接他,但汽车到达指定地点后,等了五个小时也没见到齐将军的影踪。孙立人坐立不安,三番五次地派遣谍报人员偷偷化装前往当时的战斗地点寻觅和打听,但回来的汇报都是消息杳然,毫无结果。
  事隔半年,齐将军的踪迹才从英军医院转送过来的一个113团士兵口中获悉。这位士兵是当时追随齐将军转移而唯一脱险的人。
  原来齐学启接到孙立人的电话后,就坐着归他指挥的装甲车赶往曼西,向第五军军长杜聿明报告了113团的战况和孙师长要他返回师部的命令。在得到了杜聿明军长的许可后,他正打算赶赴约定的返回地点,却忽然想到了新38师尚有部分伤员还留在第五军的野战医院里治疗,他放心不下,就赶去探望和慰问。当时的伤兵已经了解到部队即将转进山区的消息,大家正处在伤感万分、惊慌失措的境地,因为往后已经再无车辆运送,全部要靠自己的两条腿徒步跋涉走向印度。这时他们突然见到自己的长官,自然像见到父母和干旱逢甘霖一般,有的伤员悲喜交集地跪地长哭不起,要求齐学启无论如何也要带他们一起转进山区。齐学启感动得热泪盈眶,不忍过拂他们的意思,慨然应允。于是在与大部队失去联络的情况下,他决心不离开这些伤病的袍泽,相继在山巅、莽林中觅路西进,追寻部队。
  由于伤重药少,行进困难,齐学启在村中买了几头黄牛,让重伤员骑坐前进。就这样扶病携伤,克服重重困难,辗转来到清德温江岸边的孟坎。齐学启让轻伤的士兵去村中购买竹子编成竹筏,准备顺水飘流再渡江西进。正在河岸边煮饭候渡的当口,那位脱险的士兵因腹痛难熬,就躲到附近的草丛中去大便。此时忽闻敌骑呼啸而至,纵横蹂躏,枪声大作。那个士兵匍匐在山谷中潜伏了一昼夜,及至不闻声息,才敢出来探视,而此时齐学启和伤兵员已不知去向,只见河边竹筏纵横,刀具散乱。那位士兵顽强地昼伏夜出,历经半个多月的艰险,才走到印度边境,终于被发现送进英方医院。这次伤愈回到新38师,才诉说出了这么一段惊天泣地然而又不祥的故事。
  1945年春,美军攻入菲律宾。忽然传来了一个有关齐将军的喜讯,说是美军在菲岛的战俘营里有齐学启将军的名字,和当年蒋介石的政治顾问端纳关押在一起。大家正在惊喜交加的时候,《大众报》特派记者黎秀石却发来了齐学启将军壮烈殉国,被日寇残杀的噩耗。《血泪斑斑话缅甸》这篇报道,与同囚一狱的战俘所说,基本上没有多大的出入。
  原来日寇攻占缅甸后,中国战俘包括齐学启等人都被关押在仰光的占领军中央监狱内。历经三年时间的黑暗的牢狱生活,囚犯们更坚定了身受虐待而坚毅果敢的意志。而此时,第二次世界大战已经显露出了胜利的曙光,日寇也加紧了对囚犯的迫害。齐学启将军因为曾多次拒绝日寇的诱降,拒绝加入汪精卫组织的伪政权,早已遭到了日酋的嫉恨。他们曾动员汪伪政权的陆军部长叶蓬这个大汉奸住在仰光,整整劝了齐学启将军三个月,结果被齐学启骂得狗血喷头,才没趣地夹着尾巴愤愤地离开了仰光监狱。
  随着日寇的仓皇撤退,194537日伪当局作了最后的劝降尝试,结果仍是被齐将军痛骂一顿,毫无结果。8日,日寇终于阴险地对齐学启将军下了毒手。他们用三八式步枪的刺刀,捅伤了齐将军的腹部。当时的战俘中,有一位英国的上校军医,曾想尽力挽救齐将军的生命,可是日本恶魔却不允许他施用药品。这位军医自己设法弄来了一些药品,正在替齐将军敷治伤口的当口,却被那些守卫的日军发觉了。他们用枪柄猛击齐将军的头部,这位身经百战、荣立殊勋的民族英烈就这样惨死在敌人的魔爪之下。
  孙立人将军曾在齐学启的追悼会上,说了这样一段情深义长、义薄云天的话:齐将军在英美盟友的众目共睹之下,从容就义,使他们认识了中国军人的崇高和中华民族的伟大,将来会由这些人的口中笔下,将中华民族的光彩传播到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令人讴歌、赞颂。使齐将军的热血灌溉成的民族之花,在地球上发荣滋长,给人们留下永恒的纪念,崇高的景仰!齐将军在狱中的三年,做了盟友们黑暗时期的光明和鼓励的源泉,今后应为抗战死难烈士中最受崇敬的一位,成为子孙万世的典型。齐学启将军被当时的《中央日报》、《大公报》等许多媒体誉为现代的文天祥。

当时的著名教育家、文学家顾毓教授曾赋诗一首,沉痛悼念齐学启将军。诗曰:
  缅北功偕班定远,
  仁安羌外战云酣。

  旌旗蔽日千军拥,

  风雨同舟一渡难。

  自是精忠追武穆,

  长留正气继文山。

  仰光雾拨天重见,

  大节昭然泪血斑
  19451229,齐学启被国民政府追授为陆军中将。

齐学启墓侧立有一块纪念碑,记录了1989年重修将军墓的情况,祭文是台湾孙立人将军撰写的,碑文记录了齐将军牺牲的经过及孙、齐两人二十多年的友谊,让我从中看到了同生死,共患难的同学之情与战友之情。

    孙齐二人是清华大学的同窗,上世纪20年代又相与负笈美国留学,先后弃文就武,在美国改学军事,回国后投笔从戎在国民革命军中效力,30年代他们就成了军中的搭档,赴缅作战时孙立人是中国远征军新编38师师长,齐学启是副师长兼参谋长。1942年,齐学启在战斗中负伤被俘,关押在仰光的战俘营,1945313,齐将军在战俘营被自己队伍中的变节叛徒刺杀不治牺牲。抗战胜利后,孙立人通过国际组织的关系把齐学启的遗骨从缅甸取回,先寄厝在云南沾益,孙将军敦请中央政府表彰齐学启将军,民国政府追授齐学启为陆军中将,然后孙立人亲自到长沙的岳麓山择坟选地,扶柩执佛,让他的老同学和战友得以归葬故里。但当时的墓莹在以后中国史无前例的文革岁月中被没有良心的暴民毁掉夷为平地。

    孙立人随蒋介石到台湾后,1955年发生了所谓的兵谏事件,已是陆军总司令的孙立人被蒋氏父子囚禁30多年(有一段时候是软禁)直至1988年蒋经国去世后才重获自由。恢复自由后,孙立人首先想到了几个问题中就有在大陆的他的付师长齐学启的后人情况如何,在他通过关系展转寄到大陆寻找齐将军后人的信中我们可以读到有关的史料。

     得知齐学启的墓被毁的消息,90高龄的孙立人寝食不安,1989年初,自己不能出门远行了,就邀请自己旧部人员赴长沙实地勘察寻找,甚至运用了医学手段,孙将军在台湾筹集6000美金(当时折合五万人民币),委托旧部重建齐学启墓。从寻找到把墓建好,前后历时近一年,受托人才离开长沙回台湾,同生死的情义能动天地泣鬼神。同年8月孙立人为齐学启墓撰写了悼联:

    上联:九载同窗,同笔砚,同起居,情逾手足。彪勋震蛮域,威名扬明宇,君酬壮志,功垂青史,湘水湘云存浩气。

    下联:十年共事,共生死,共患难,待若股肱。杀身惊天地,成功泣鬼神,我迎忠骨,泪洒红叶,秋风秋雨悼忠魂。

    齐将军的墓前后修了十个月,到1990年元月13日才落成揭幕,很可惜孙将军自己不能亲自到墓前凭悼,因为,齐将军的墓尚未完工,孙将军就寿高往生,永远的与他的兄弟们在一起了。

在齐学启将军的墓前还原的历史不会忘记像齐将军一样为民族为国家做出了贡献做出过牺牲的英烈,2009年湖南烈士塔重新维修布展,把齐学启、彭士量两位国民革命军的抗日将领的英灵如祀了烈士灵堂。但我们后辈在享受看英烈给我们带来荣光的时候,是不是更应该想想自己肩上的责任,同时我们也应该想想能为英烈们做点什么呢?

**********************************************************************

下面转一封在仰光战俘营与齐学启将军同时关押的美军战俘约翰•W•博伊德(John W. Boyd)先生,在九十年代给齐学启将军家人的信(译文)。

亲爱的先生:
我是一个第二次世界大战被日本人关押在缅甸仰光21个月的战俘。我正在写一本有关中缅印战区和仰光战俘营的书。这里的战俘都是美国人、英国人、中国人和印度人。
 
这里的战俘营里有许多高尚的人,其中一位就是中国少将齐学启(H.C.Chi)。他是1942年上旬在缅甸战役中指挥一个师作战时不幸被俘的。后来他曾驾驶一条小船渡河逃走,但是他被对岸敌人机枪击中负伤,在这次越狱行动中,只有将军和一个士兵是幸存者。
齐将军原在美国和日本接受教育,他的英语有一点口音。他可以用英语和日语阅读、书写和与人交流。他是战俘营所有各国战俘的灵魂人物。
日本人要齐将军保证今后不再越狱,同时企图要他在电台上做叛国宣传。齐将军平静而断然地拒绝了。后来the Kempei Tei(??)也来威胁他;长时间不给他食物,最后甚至断水。面对这一切,齐将军一直保持平静和自信。在监狱里,难友们都传说齐将军和蒋介石将军有特殊关系;说蒋将军的前妻和齐将军的妻子是亲姐妹,她们都姓普(Po)。

有一次,日本人的傀儡——南京汪精卫政府派员拜访齐将军。他们的目的是希望齐将军站到他们一边。有难友说亲眼看见一个南京高级官员来找齐将军。他们把他带到外面一个城市里,请齐将军洗澡并用上等菜肴款待他,然后和他谈话。他们说他们来是为了请齐将军加入在“仁慈的”日本人领导下的中国新政府。要求齐将军签署一个协议,他就自由了。将军淡淡地拒绝了。有意思的是将军在拒绝之前很客气地说感谢他们的来访和这些酒菜。这时那些来访者挂在脸上的微笑慢慢地变成了恼怒。将军脸上至始至终保持着轻蔑的笑容,表明他在观赏这场闹剧中得到了很大的享受。从那以后,将军就遭受到无数次毒刑拷打。
不久一个晚上,将军被他手下的一个士兵刺伤了。这个士兵被南京傀儡政权收买成了叛徒。在战俘们的强烈抗议下,日本人最后同意由麦肯齐(Mackenzie)中校军医为齐将军进行手术,试图挽救齐将军的生命。但是,齐将军还是在36个小时后牺牲了。
在我的回忆录中将更加详细地描述这位不同寻常的人,我的书将在1996年6月或者7月出版。我希望找到齐将军的亲属,告诉他们这位中国军人是怎样的一个人。齐将军有着令人着迷的魅力和至始至终为自己的祖国效力的精神。他谦虚的品格和流畅幽雅的英文风格表现在当年他给英国陆军准将霍布森(Hobson)的一封信中。这封信是齐将军对B
萨达(B.N. Sudan)上尉和其他几位印度军医为他看病所表示的感谢。这封信的复印件也附录在我的书中。

如果有人愿意将这封信的复印件提供给中国报纸或者是给齐将军的亲属,让人们知道他对仰光战俘营的所有难友的所作所为我是非常感激的。
  此致
  
敬礼!                        
                    
约翰博伊德(John W. Boyd)(签字)
                                 
1996年5月3日

 

 

  


上一篇 / 下一篇

TAG: 天祥 现代文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8-07-08 11:53:54
3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8-05-11 21:54:27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1-01-10 16:42:28
5
OOOO 引用 删除 搜尽奇山   /   2010-12-30 16:20:35
可怜我辈,何等卑微!
永顺妹陀 引用 删除 永顺妹陀   /   2010-12-28 09:46:21
我们生活在和平的年代,但也要铭记历史,以史为鉴,我觉的应改多出现像文天祥这样的人!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0-12-26 23:23:09
不要忘了抗战的先烈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0-12-26 23:22:58
5
天空如同 引用 删除 张天如   /   2010-12-25 12:55:42
原帖[彭剑]  文天祥曾在我们族谱中题过字
=====================================
这是你们彭氏家族的光荣啊!
天地人和 引用 删除 彭剑   /   2010-12-25 10:56:51
写得好,历史不能忘记这些为国捐躯的先烈,无论其政治信仰、派别如何,都不应阻碍成为人们怀念的障碍。其实伟人毛泽东在人民英雄纪念碑碑文中说的:“由此上溯到一千八百四十年,从那时起,为了反对内外敌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在历次斗争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就很能说明在毛泽东心中是没有设定其政治派别的。

    文天祥曾在我们族谱中题过字
正大光明. 引用 删除 正大光明一面派   /   2010-12-24 21:54:03
写得很好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张天如

张天如

2003年退休但一直返聘在株洲二中工作,2007~2009年年曾经做过《海岩吧》、《廖有梁吧》的吧主,也做过《长沙六中吧》和《株洲二中吧》的小吧主。

日历

« 2018-07-20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1078366
  • 日志数: 504
  • 图片数: 4
  • 建立时间: 2010-09-29
  • 更新时间: 2018-06-23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