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求学记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08-20 16:02:56 / 天气: 晴朗 / 心情: 平静 / 精华(3) / 置顶(3) / 个人分类:个人文集

上海求学记

[艺为欢  2017-8-20]

整点行装,顶着烈日,怀揣一份仰拜的心情,担负一份沉重的责任,我来到千里之外的大上海,开启了这个暑期的漫漫学习征途。

这是我第二次来上海,早在2011年下期,在嘉兴带学生实训期间,每逢双休日,我独自一人背着相机、跨上列车,奔赴江浙一带的风景名胜区,饱览祖国大好河山,我也曾到过上海城隍庙、世博园。而这次我们游戏专业教研室派出了我与姜、黄三名老师来上海学习,时间长达45天,因学习的不只是一门新技术,更是决定学生未来就业的核心技术,而我们三人都还从未接触,所以倍感压力巨大、使命神圣。姜、黄两名年轻老师早已在网上预订好了合租酒店,考虑到严格的差旅标准,到达上海后,稍作休息,黄陪着我沿着导航一路寻找附近宾馆,没想到这里一片荒凉、破旧不堪,泥巴路上更是尘土飞扬,越走越象到了乡下,与我想象中的繁华大都市、大名鼎鼎的浦东新区大相径庭。步行了二、三公里路程,终于找到了芳华路某宾馆,沿街放眼望去,这里与省内的普通小镇无异,有些脏、杂、乱。不过宾馆看起来还是挺精致、雅馨,房间有十余个平米,有独立卫生间、有小窗、有空调、有Wifi,床也挺大,很干净、整洁,我很满足,就此安顿下来。后来得知,宾馆老板是岳阳人,北大语言文学专业毕业,每天中午他顶着烈日开车送我们去学习,真诚可信,为人厚道,爱好文学的我与他有太多话题,离开时互留联系方式。

正值双休日,我决定先抓紧时间去拜访朋友。康同学初中时比我高两届,虽然不太熟悉,也没任何交往,但名字早有耳闻。两年前,在网上认识她在新疆的姐姐,她告诉我她弟弟在上海某大学教书,既是同行,又是老乡,我自然挺有兴趣,后与康联系上了,在网上有过互动交流,这次刚到上海,他就立即打电话约见。8日傍晚,我们在辛庄地铁站碰头,一见如故,并不陌生,一条短裤、一双拖鞋、一个夏天,走遍一座城市,其貌不扬、厚实无华,这不与我一样吗?来到预订好的湘菜馆,这里还有他夫人,他朋友的儿子、父母,都是家乡人,并无生疏。聊着聊着,老人家竟然是我外婆同母异父弟弟的儿子厘的岳丈,厘曾经也是我父亲的得意门生,我小时候经常听父亲提起他,虽然他家与外婆家仅隔几百米之距,但我至今也没见过,只知他是一名中学物理老师,而今听说他竟也快退休了。拉家常、话乡情,不知不觉,天色已晚,告别康,我坐上地铁返回了宾馆。

第二天,周日,波波同学打电话来了,约我去他那。也好,趁着学习还没开始,该走的地方都得去一趟。这里的地铁网密集、四通八达,地铁厅里人潮如流,我从起点站坐上7号线,到达终点站美兰湖,波波开车来接,没想到又跑了几十公里才到达他的厂里,绿绿的水稻、青青的蔬菜、鳞次栉比的矮厂房,很显然这里已经远离了闹市。波波舅舅早约好了他今晚吃饭,因他舅舅的女儿洁也是我曾经的同学,虽然不同班,她在校时间又很短,我难有丁点印象,但不知什么原因,三十多年后的今天,她的名字、她的貌颜一直印留在我脑海中,早听说她在上海发展,所以这次我还真想去见见她。路上,波波告诉我,他外婆初嫁在同乡生了洁的父亲,后来改嫁到桐家冲,生了波的娘。没想到波的外公与我外公都是那小山冲的,并且同姓,她们极有可能是同族,我娘与他娘也应该认识。波马上打电话给娘,他娘还真与我娘从小认识,并且她还只知道我娘的小名呢,更有趣的是,波夫人的弟弟竟成了我舅舅女儿的丈夫!一路笑着聊着,我们很快找到了洁的家,洁开门,我一眼就认出了她,高挑、端庄、秀美,与我印象中相符,除了有几丝岁月的印痕,其它几无变化。她父母也在,看到家乡人,他们非常热情,她母亲虽已七十多岁了,但精神矍铄、和蔼可亲、气质非凡,尤其很兴奋、很健谈。与她交谈中得知,洁父亲已八十高龄了,曾经在新疆生产兵团,转业后分在本乡政府工作,而她自己本是上海人,也去了新疆生产兵团,与洁爸相识相恋,后来一起转业到我们乡任妇女主任,洁也因此转到了我们学校,因工作能干,不久就被调到县妇联任主任,洁也因此与我们同学不到一年就转到县城念书去了。她母亲虽然是老上海人,但操着一口标准的攸县方言,脸上始终挂着微笑、写满慈爱,与我们相聊甚欢。从洁家出来时已经晚上快十点了,波同学开车送我回去,这可不是一般的距离,跑了半个多小时才回到宾馆,而他返回还有六、七十公里的路程,真让我过意不去。

10日,周一,我们开始去培训学校报到。学校位于张江高科园区,这里环境优美、静谧,作为浦东发展的标志性产业园,聚焦了世界顶尖的电子、软件、医药、信息科技等优秀企业,是年轻人成就梦想的殿堂。“第九城市”就座落在园区,它是一家游戏开发及运营商,成立于1999年并于2004年在纳斯达克上市(NCTY),九城在中国大陆开发并运营了《神仙传》、《热血无双》、《热血篮球》和《Q将三国》等多款网络、网页和社交游戏。我们与这里的老师见了面,了解了教学模式和日程安排,办理了入学手续,下午就开始上课了。虽然还有不少朋友、同学相约,但自此后我无法离开,只有认认真真在这里埋头伏案苦读书了。 

这是一门最新3D游戏开发核心技术,我们三人也早做好了思想准备,为了提高学习效率、彻底掌握该技术,我们每人至少买了两本厚厚的专业参考书。李老师是一名年轻的小伙子,感觉到他的确是高手,不仅做项目随心所欲、信手拈来,而且遇到问题时根本无需绞尽脑汁就能快速解决,可他讲课滔滔不绝、速度之快让我们实在忍受不了,尤其只顾自己讲,从不问我们懂不懂、能不能跟上,我们偶尔好不容易截住他的话题问问题,可他就称已经讲过了,不再讲了。我们只好先不管懂不懂,唯有一古脑照搬,能跟上已经是万幸了。不过每次上完课老师都会及时将项目发给我们,让我们在课后去理解、领悟、消化,一天虽然只上三节课,但内容量极大,每天我得花大量时间、凭着模糊记忆慢慢从头梳理,并将其整理成文档,再依据文档重新做一遍,参照老师的项目对遇到的问题反复比对、进行修改,并深刻理解,这样下来,从下午6点开始一直熬到深夜、从第二天上午8点开始一直干到中午,才勉强整理完,并带着问题在上课前缠着老师问懂为止,有时为要跟上老师而紧张,有时为遇到难题而纠结,有时为能解决问题而兴奋,有时为项目成功运行而庆幸,我唯有晚饭后抽出时间、借着夜色出去跑跑步、健健身,顺便欣赏这座城市的夜景。

刚来上海,最让我震惊的是这里遍地的共享单车、电动车,无论在哪里,都有车可骑,骑后又随地可放,非常方便,可也带来了管理上的混乱,大街上、人行道上东倒西歪的自行车比比皆是。因为九城离宾馆有近三公里路程,为了方便,我们都开通了共享单车,这单车非常灵活、轻便,脚踏不费力,每天上完课后,我骑着一辆单车,卸下一份紧张,借着一刻闲情,跟随着穿梭在这座城市大街小巷浩浩荡荡的骑行大军,享受着黄昏林荫道上暴晒遗留下的难得清凉,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将一天的疲劳化作汗水,随风而散,洋洋洒洒;将心中的梦想化为动力,蹬着踏板,极速驰飞。在离开上海之际,我已经骑行了百余公里,可没遇到过一辆问题单车,没扣过一分钱!

趁着周日,我决定独自出去逛逛。先去南京路步行街,没想到刚出地铁站,竟下起了暴雨,真是“南京路上无南京,唯有如蚁客缓行。谁料银河如注泻,打湿周日好心情”。还好,雨来得猛、去得快,被大雨清洗后的都市更具魅力。听说上海南京路是购物的天堂,我来这里也只有饱饱眼福吧,跟随着熙攘如织的人群,踏行在这彩色石砖铺就的路上,领略着这座国际化大都市的时尚、奢侈,迷醉着这条中华商业第一街的喧嚣和繁华。穿过南京路不远就是赫赫有名的外滩,东方明珠、国际会议中心、金茂大厦、震旦大楼……各种风格迥异的建筑临岸而立、气度冲天,我赶紧拍几张照,就马不停蹄奔往城隍庙。城隍庙,听名字就知道有一定历史了,豫园、九曲桥、沉香阁,慕名而来的游客川流不息,而这里琳琅满目的点心美食、首饰玉佩、古玩字画、服装百货更是吸引着游客们流连忘返。

其实这段时间里,夫人正带着两个小孩出来了旅行,他们游杭州、赏乌镇、品苏州、逛上海,因为学习紧张,我无法陪伴他们,唯有晚上在网上去关注他们的行程、分享他们的快乐、叮嘱他们的安全。

时间一天天过去,我们一天天进步,四十五天的上海学习渐渐接近尾声,我们慢慢适应了老师的快速教学模式,老师也慢慢地为我们提出的问题进行详细耐心解答,老师一共教了三、四个项目,我们都掌握得差不多了,对这3D游戏开发技术也已知之十有八九,暑期即将过去,回来后我们还需花大量时间去研透、学精,方能在下期的教学中如同庖丁解牛般的游刃有余了。

作为IT专业教师,我们唯有站在历史的前沿、紧跟时代的潮流,在工作中学习,在学习中工作,不仅用知识充实自己的头脑,用技术武装自己的躯体,更应用才学净化自己的灵魂,用智慧陶冶自己的情操,才能不断提升自我、完善自我、塑造自我,才能为社会培养出更多的爱学习、善思考、精技术、近市场、高素质的综合型专业技术人才。
 


上一篇 / 下一篇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没登陆用户请输入昵称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