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路灯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8-01-04 12:03:50 / 天气: 阴雨 / 心情: 平静 / 精华(3) / 置顶(3) / 个人分类:个人文集

家乡的路灯

[艺为欢 2018-1-1]

一年的光阴很短,短的来不及和昨天握手,今天就踏着轻快的脚步翩翩而来了。2018年元旦,已经来临,携同夫人,我们赶回了老家。

没停车,我们首先直接去看望二姐。二姐是大伯的女儿,塘冲五朵金花中的老二,她活泼、乐观、贤惠,在邻里口碑不错。可命运对她不公,正值天命之年的她,竟然患上重病,让我们全家非常震惊。六月份她在长沙住院,我去看望过,后来也经常在网上与她视频,陪她聊聊天,但听说现在情况不容乐观,我非常挂念。推门进去,二姐一个人正在烤火,脸色有些暗淡、枯黄,眼神无力,去年暑假在株洲住我家的那段时间里,她精神状态挺好,从没想到她会是一个病人,更没想到仅仅一年的时间,曾经漂亮活泼的二姐竟被病魔折磨得如此虚弱。她赶紧打起精神起来招呼,她告诉我们,目前病情平稳,但还是很痛,天天坐在沙发上很不自在,这几天,有点感冒,每天由儿子送往县城吊水。二姐与我聊起了她许许多多的往事,她是1987年出嫁的,没想到恍眼就已整整三十年了。二姐刚出嫁时奶奶教诲她:生活中多忍让,做一名贤妻良母。她一直铭记在心,每次回娘家,我们从来没听到过她对别人的数落、责备,在她口里只有对夫家人的赞美、褒扬,在她的眼神里露出的只有对生活的乐观、豁达……时间不早了,我们离开时,二姐送出门外,我的心情有些沉重。

来到村庄,发现这里已经大变样了。狭小的水泥路正在拓宽,而路边立起的蓝色崭新太阳能路灯格外惹人注目,并一路直上,整整齐齐装到了半山腰的我家门口。一个多月前,趁着杨老师丧事的机会,邻里的年轻人回来了,大家商量着安装路灯事宜,很快产生共鸣、一拍即合。其实这件事数年前就有计划,只是没机会聚集而一拖再拖,现在转账方便,资金很快到账,2个月后,路灯就已全部装毕使用。因为一边有小、一边有老,每次回老家,我都得匆匆去匆匆回,不留宿,可这次我决定住一晚,想去欣赏那路灯映衬下的乡村夜景。

我与夫人基本上每两个月回一次家,每次定会给父母带来一大袋药品、食品、生活用品,这次我还给他们买来了茶油、鲜鱼、牛奶,父母虽然都中过两次风,但通过调理,症状已经明显好转,生活能完全自理,尤其父亲已经学会了玩智能手机,天天看新闻、与我和哥哥视频聊天、还会拍照,前不久路灯刚装好,晚上他就兴奋地拍了一张光芒四射的夜景发给我看。他也经常去光顾我的空间看文章,有时还与我探讨网上的信息,心情愉悦。这次我又教会了他手机交电费、话费,免得每次要去遥远的镇上交费,也教会他抢红包、微信支付、指纹解锁,甚至还告诉他利用手机运动测步,让他每天散步时通过测距测步来提高自己的运动欲望,相信他也会渐渐象年轻人一样享受着高科技带来的现代化生活。母亲虽然对手机总称搞不懂,坚决只用老年机,但她用手机与我们视频聊天倒是挺兴奋,有时我发视频过去,父亲不在她身边,她随便乱按一下就接通了,视频中看到她象小孩一样兴奋、激动。母亲的生活很单调,白天只有出去与邻居们打打小牌,虽然一直是输,但心情还是很好,晚上她就守着“天气预报”和“寻情记”或者“等着我”几个栏目,几十年雷打不动。

天一黑,太阳能路灯齐刷刷自动亮起来了,柔白的夜光点缀在水田旁、山坡间、池塘里、树林中,隐隐约约,朦朦胧胧,犹如童话般的仙境,宁静而空旷、寥寂而深邃。顶着初冬的冷风,我与夫人出去逛逛,享受着城市里难有的恬静优美、浪漫心怡。来到邻家,透过窗户玻璃,我故意大喊:快出来玩哟,这么亮的灯,不出来可浪费电呀,我会关灯啰!这还真引起邻居们好奇,“呼呼呼”都跑了出来。大婶们告诉我,路灯刚装好时,她们确实约了一群婆婆妈妈们在外面逛,现在天气冷了,不便出去。是呀,有灯的乡村夜晚是多么美呀,如果有一天把这破烂的石坪整理好,装上健身器材、娱乐设施,成立文化娱乐中心,家乡的父老乡亲们,谁还会愿意天天过着“白天去打牌、晚上守电视”的枯燥生活呀?

来到附近的表姐家,她们这里还没装路灯,有些昏暗,表姐一家还正借着夜色忙碌着。表姐教三个小孙喊我爷爷,我有些不适应,不过很快镇静下来,曾经那个活泼可爱、伶牙俐齿的表侄子,现在不也已经成了三个小孩的父亲、一个饱经风霜的当家人了吗?他不也已经是家里顶梁柱,正在搬货上车、准备明天的生计了吗?表姐虽然当奶奶数年了,但她也只比我大几岁,我耳旁不也已经渗杂着不少白发吗?唉,时间指尖逝,岁月催人老,我还装什么嫩呢!

我们继续前行,借着柔柔的灯光,我与夫人漫步在江边。江堤岸,只有那棵苍老的古樟一直静静地矗立在村落旁,忠诚地陪伴着这里世世代代的人们;寒风中,只有那粼粼江水依然在暮色中轻轻拍打着堤岸,似乎每天都在轻轻地吟唱着那首听不厌的童年歌谣;马路上,只有我俩孤零零的身影,在乳白的夜光下越拉越长……绕了一圈,我们准备回去,经过一座清冷的小山坡,路边虽然有不少房子,但都是冷冷清清的空屋,这里曾是我们到马路上的一条必经之路,但因为老坟太多,我曾去县城念书时,天未亮,就得去马路上赶早班车,经过这条阴森森的小路时,总感觉身后有阴影跟随,心里直打哆嗦,我只好双拳紧握,给自己打气壮胆。而今这里也已经有了路灯,路也已经拓宽了,今晚的我不再害怕,唯有一份清恬的心情。

路过家门前的池塘,这里也早已大变样了。这池塘曾是我们童年的乐园,那时,一到天黑,邻近生产队的一群男孩就来到这里与我们打仗,他们仗着人多,全部从池塘水边往几十米高的灌木丛生的高岸上进攻,我们家几兄弟在哥哥的带领下,在岸上进行堵截。有一次,他们反攻不利,就躲在岸底的木丛中,哥哥背着一大砖头,大喊一声:还不给我出来,就扔砖头了!他们都乖乖地从木丛中钻出来、举手投降。池塘边从岸上斜长着一棵大樟树枝,横卧在水面上,我们经常小心翼翼爬上去悬在水上玩。一到寒冬,水面上结起了厚厚的冰,我们就打“石漂”,看谁抛的石头在冰上溜得更远,有时我们甚至可以站在上面溜冰;一到炎夏,我们就跳进池塘里洗澡、打水仗,看到同伴们能游泳,甚至可以飘浮在水面上,我非常羡慕,也尝试着学,可总是沉下去、呛几口水,最终还是没学会;一到年底,干池塘了,乡亲们穿着连体皮衣在冰冷的淤泥里捉鱼过年,我们小孩也想尽办法紧跟在后面摸田螺、捉小鱼,虽然小手冻着麻木通红,但为了过年有顿美食,大家顾不了这么多。这池塘已经数十年未修,里面淤泥堆积,一旦大雨,水满为患,所以今年对它进行了大整修,不仅挖去了里面深深的淤泥,而且四面用水泥筑就,堤岸还进行加宽,配了护栏,尤其池塘两边还都安装了路灯,相信不久的将来,这里将不仅是家乡一道靓丽的风景,也会是老人们垂钓休闲的好地方。

踏着夜光,享受恬静,我与夫人在这乡村水泥路上走走停停、指指看看,我们在欣赏着这寒风中的婆娑树影,呼吸着夜幕下乡村的泥土气息,品读着这里一草一木印记的那些点点滴滴,我的思绪在这路灯辉映下一直不断延伸、不断扩散,随着夜风慢慢飘向了那遥远遥远的纯真年代……

 

每次回家,父亲必盯着我的头发不放,这次帮我剪了,还在帮三婶剪。

母亲与三婶两妯娌相处五十多年,可能这还是第一张合影了。

两个家庭的一次小团聚。

正在整修的池塘,树全砍了、淤泥挖走了、路加宽了、配有护栏了,尤其还装路灯了。


 


上一篇 / 下一篇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没登陆用户请输入昵称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