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假后回乡记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8-05-16 18:12:05 / 天气: 晴朗 / 心情: 平静 / 精华(3) / 置顶(3) / 个人分类:个人文集

五一假后回乡记

[艺为欢  2018.5.16]

 

今年五一,我没回乡。

爱人每年从外面接点业务,在家里连做三、四个月,搞得家里很凌乱,我每天只得把卫生搞个没停,但依然难保家的干净,让她开设工作室已势在必行。去年11月,听说离家不远的河西工大对面有新楼盘,我决定去看看。路过一房产中介,我试着进去问问,业务员介绍了一套离家仅百余米远的五十多平米公寓,这让我非常兴奋,这位置正在4A景区神农城的核心,不仅紧挨炎帝广场,是人员来往密集的繁华地段,而且家就在附近,更便于爱人既工作,又能随时回家。业务员带我来到17楼的这套公寓里,一室一厅一厨一卫一阳台,里面家俱电器衣柜厨具一应俱全,阳台朝正南,凭栏远眺,视野开阔,心情愉悦,而唯一的缺点是顶楼,不过有空调,这些应该不会是大问题,回来与爱人商量,她非常兴奋,两人一拍即合。接下来,我们就开始交费,办手续,因房东远在上海,回来一趟还真不容易,直到4月底,一切手续办理完毕,五一期间我终于拿到了房门钥匙、不动产证。

与爱人来到房间,打量着每个角落,规划着里面布置,我突发奇想:如果装修一下,把父母从乡下接过来住这里,不仅生活、医疗方便,神农城景区健身也近在咫尺,而且也便于我们照顾,免得一直放心不下,岂不更好?爱人虽然对自己的工作室满怀期待,但她很支持我的这个想法。2003年,我们刚生小孩,为了帮我们带小孩,父母克服着与城市生活的格格不入,克服着自己的体弱多病,克服着在那狭小空间里的蜗居生活,来到株洲,每天带小孩、做家务,后来每天接送两个小孩上学,风雨无阻,尤其那几年,我的事业正处人生低俗,经济紧张,生活还需他们自己掏腰包,可他们依然无怨无悔,直到2011年,两个小孩都已长大,读书不需接送了,我也搬新家了,房子也大了,但他们依恋农村,憧憬那田园生活,无论我们怎么挽留,他们仍然毫不犹豫回乡下了,后来几年里,因为治病,他们偶尔来株洲几次。我立即与父母视频,父亲看了这里的环境后,似乎也有兴趣,但母亲总以这里没熟人为由不愿意来,经过一番思想工作,终于把她说服,我们决定周六去接他们过来,让他们先看看这里的环境,顺便进行一次体检。

5日,我与爱人回到乡下。母亲正在做饭,还真没想到,出过一次车祸、中过两次风、又是糖尿病缠身的她,现在也能做饭了,母亲看起来气色不错,行动也比较正常,只是总听他埋怨自己记性不好,讲过的话短时间内总会讲多遍,她现在除了打牌、看电视,其它似乎没啥兴趣爱好。父亲也中过一次风,还做过一次肿瘤切除手术,身体一度极其虚弱,但自从学会上网,尤其使用智能手机后,心情愉悦,每天坚持外面散散步,现在身体恢复得也不错。

吃完饭,我去看望叔伯们。听说80多岁的伯父不久前住过院,甚至还中了风,我来到他家,只见他一个人正静静地躺在窗户下的椅子上。伯父耳背厉害,看到我来他赶紧拄着拐杖想站起来,但摇摇晃晃,似乎一阵风就可以吹倒,我赶紧扶他坐下。正月时伯父状态还好,可没想到几个月不见又苍老了不少。伯父自八七年粮食局退休后,就被镇上聘请管理基建,十年后,好不容易闲下来准备颐养天年,可没想到伯母中风倒下,瘫痪在床,伯父无奈寸步不离服侍达十三年之久,而伯母去逝还仅几年,伯父自己也是数病缠身,尤其糖尿病更甚,而今又中风,唉,人生也真不容易呀,伯父还有游北京的梦想没实现呢。离开时我拿些钱给他,可他以“经常用我们的钱”为由与我推推搡搡,坚决不收,我只好握他的双手,深情地望着他说:“你曾经为大家庭付出了太多,现在老了,用我们的钱也是应该的,侄子也是子嘛”。只见一向坚强的伯父两眼汪汪,声音有些哽塞,终于还是收下了。

来到四叔家,没想到四叔也到长沙住院动手术去了,四婶正孤零零一个人守住这三栋大宅,这让我有些惊讶。年轻时的四叔在部队是一名专业飞机维修技术员,退役后在家里是一名好劳力,一个人背起数百斤重的打禾桶搞双抢,一个人做水泥砖、水泥管道源源不断对外销售,一个人陆陆续续建造了四栋房子,从清早忙到深夜,从年头忙到年尾,总有干不完的活,总有使不完的劲,似乎天塌下来都能顶得住的一名好汉,可自2013年不慎从山坡上摔下来以后,他就无法再干重活,甚至走路都有些艰难了,身体状况更是每况愈下,刚届古稀之年的他,也已患多种疾病,可能是抽烟太厉害的缘由,这次是因为肺上有肿瘤去医院动手术了。

中饭后,爸妈跟我们一同回株洲,我们先去看望二姐。二姐是伯父的二女儿,就住本村,曾经常看到她回来给伯父整理家务,可现在伯父病了,她也病了。前段时间,二姐在市中医院住了半个多月,我每次从长沙下班回来,抽时间就去医院陪陪她,她虽然被病痛折磨得脸色苍白、汗流如雨,但她强忍巨痛,依然面带笑容,让我心疼不已,因为病情并没有任何好转,甚至痛得更厉害,无奈还是出院了。来到二姐家,她一个人正睡在床上,看见我们,她强打精神,起来与我们招呼,并缓缓从里屋出来,一脸憔悴,两眼无神,满身虚弱,她还准备搬凳子、泡茶,我们赶紧拦住。2015年夏天,二姐来到株洲,与大妹在我这里住了一段时间,我恰逢暑假,就带她们去逛街、吃美食、买衣服、参加老乡聚会、唱歌,甚至还带她俩去应聘,那段时间,从没想过病魔已经在悄悄向她袭来,从没想过痛苦将会让她倍受折磨,可就在去年,她被查出身患重症而住进了省城医院,这让我们全家非常纠心,短短的一年时间,病魔就把曾经那漂亮、贤惠、活泼的二姐折磨得如此虚弱无助,我唯有祈祷上天多留二姐一些时间,多给二姐一些恩惠,毕竟她还刚知命之年呀。出门时,二姐把她自己做的土特产硬塞给我,上次还送给我一袋子艾叶斋,甚至还寄给了远在广东的哥哥。

返株路上,母亲晕车厉害,我们走走停停,甚至只好把车停在网朱公路的大山深处,我陪父母走走路,呼吸一下新鲜空气,逃脱城市的喧嚣,远离世俗的诱惑,在这静谧迷人的深山里,我才真正有闲暇去翻阅岁月,有心思去品读亲情。凝视着满头银丝、步履蹒跚的父母背影,抬望着烟云弥漫、挺拔俊美的奇峰峭壁,唉,岁月真像一把锃亮的杀猪刀呀,一刀下去,白了青丝,断了美梦,而唯有如同这高山般厚重、山路般悠长、山顶上悠悠白云般雅致的亲情,才能在你心灵脆弱时,为你筑起坚强的信念,才能在你消沉时,为你化作雨后一道美丽的彩虹,才能在你老去时,他,一直还在远方静静地守候,等待你的归来……

20157月,二姐、大妹来株洲,我带她们正在吃美食。

 2017年正月初二,我与回娘家的大姐、二姐(中)一起合影,从没想过病魔正在悄悄向她袭来。

大伯看到我来,没拄拐杖、摇摇晃晃还是站起来了。

母亲的粉蒸肉做得不错,如果是瘦肉,宜蒸吃,清香酥软、质嫩可口,如果是肥肉,宜煎吃,芳香四溢、油而不腻。岳母娘家人吃了以后,更是赞不绝口,所以这次又做了几百块,准备带回株洲,给一袋给岳母娘。


上一篇 / 下一篇

TAG:

引用 删除 ghi50   /   2018-05-23 17:11:12
实木大板桌茶桌  5566mutou.top
引用 删除 rst48   /   2018-05-21 10:26:11
实木大板桌茶桌  5566mutou.top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没登陆用户请输入昵称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