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回乡,一路情长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8-07-11 11:25:09 / 天气: 晴朗 / 心情: 平静 / 精华(3) / 置顶(3) / 个人分类:个人文集

夏日回乡,一路情长

 

忆童年

艺为欢/新韵

 

岁月匆匆一瞬间,别离却是卅余年。

滚环打板欢声漾,踢毽移房笑语传。

心冷嬉追图趣乐,衣单挤轧抵风寒。

儿时哪晓愁滋味,可叹今郎难懂甜。

 

[打板:儿时最流行游戏之一,即用厚纸折一方块纸板,游戏一方将纸板置于地,另一方用自己的纸板用力往地上扑,如果掀翻对方的纸板,则该纸板归自己。为了更容易掀翻,通常在掀时,用自己的脚斜挡住地上的纸板再掀。我曾是远近闻名的“纸板大王”,大大小小的纸板我收藏有一大箱,为了战斗力更强大,小伙伴们通常都愿意跟我搞“板室”,即大家都把自己的纸板放在我这里以便资源共享、集团作战,与别人战斗时,他们会选出我的杀手利器——更大的纸板——去与别人作战,这样赢的机率更大。

移房:儿时最流行的游戏之一,也称“跳房子”,即在地上每隔半米左右画五行平行线,在最后线的顶端中间画一圆弧为房子,玩家从第一根线开始,将一瓦片扔在一、二根线之间,并自始至终需抬起一只脚,用另一只脚跳到线间,把瓦片剔到第二格、第三格,一直到最后的房子里,再返回到第一格线外放下脚,又将瓦片扔到第二格,继续剔至房子里,直到将瓦片扔到第五格,剔到房子里,则游戏胜利,如果瓦片压线或者脚压线或者没剔到下一格,则轮由对方进行。

挤轧:即小时常说的“榨油”,一旦天寒地冬,小伙伴们冻得手脚都麻木了,无奈,大家只能“抱团取暖”,即排起队往墙壁的角落一起挤轧,大家拼尽全力把前面队员挤出来,自己再一直往前推进,直到到达最顶端的墙角落算胜利,气氛非常热烈,在寒冷的冬天给游戏者带来一丝丝暖意。]

 

晃眼又到暑假了。9日,暑假的第一天,天空散落些乌云,有点闷热,我与爱人一同回乡。

每次回家,离不了为爸妈买药、买菜、买面条等,这次还买了数十个早餐包,我们约了邻居刚哥及其夫人艳一同回家。刚哥算是本地响当当人物,他不仅为修缮家乡水塘四处奔走、尽心尽力,而且去年,在他的号召下,短短一个月内,从集资、筹款、安装到使用,家乡的路灯全部到位,从此照亮了整个昏暗的乡村,给父老乡亲们打造了一座不一样的家园。高速路上,我与刚哥畅想家乡的明天,“能为家乡做点事”是我们共同的心愿,建设家乡娱乐健身场所,也成了我们一路上的共同话题。

聊着聊着,很快就到达丫江桥镇上,这里早有人在等着我了。族兄兵哥是我车头堂易氏负责人,听说我今天回,他召集了族中几位得高望重的宗亲,共同商讨修建祠堂之大计。我一一相认,没想到眼前这位身材高大的长者,竟然就是微信群里我一直称呼的“岳老大”,他是全镇文化建设的领导,我俩兴趣相投,经常在群里带动大家对对联、品诗词,让全群宗亲乐在其中,我非常佩服他的文字功底深厚、出口成章,这次他听说我回来了,也特意赶过来与我相见,还送我一本他参与编写的《攸县地名》著作。大家边吃饭边讨论,一致认为单独修建易氏家庙(清末,因车头堂易氏出了个人物,易秋涵,清光绪庚子恩正并科中副榜,后在日本早稻田大学政治经济科毕业,回国后廷试授内阁中书,后宦途多逆境,以知县改官吉林省立高等审判厅推事及民政司民治科科长,前后三任安徽霍邱县令(县长),晚年任福建第一区行政督察专员公署主任秘书长,他是攸县历史上第一个提出改良水稻品种和改变耕作制度的人,从此易氏家祠改称为易氏家庙。),并选址于栗山老庙旧址,初步确定相关负责人。是呀,祠堂,无知的人会认为这是封建、是迷信、是糟粕,其实她才是大地上鲜活的遗存,是正宗的中国“国粹”,是一块块最独特的“中国印”。当今社会,在市场经济大浪潮中,人们因为追求金钱、地位而逐渐迷失了自我,他们缺乏一种依托,缺乏一种归属,而一座祠堂,就像一位母亲,虽历尽沧桑,却总是天下儿女向往的根,是存放我们乡愁的陈列馆,是安放我们灵魂的栖息地,祠堂,是一种文化,是一种历史,是一种传承,我们子孙后裔理应为它去努力、去付出,将家族优秀文化发扬光大。

时间不早了,我急匆匆赶回家,妈出去打牌了,爸一人在家,我们把物资卸下,爱人洗车,我帮爸把手机清理。紧接着,我们又来到二姐家,她与小孙女在家,她看起来非常虚弱,尤其双脚已经浮肿,讲话也是有气无力,看着很让人心疼,我唯有祈盼上天能留给二姐多点时间。许多认识二姐的人,无不在我前面称赞二姐是一个既贤惠豁达,又热情善良的难得好女人,不知老天为什么要这样对她无情摧残,临行前,我再次与二姐合影,她扔掉拐棍,勉强站起,强露笑脸,我抱住她,希望能与她留下更多的回忆。

已经下午五点多了,我们又赶往县城参加聚会,这是一次时隔三十五年的小学同学第一次聚会。小学阶段,相比初、高、大学,它既是人生中成长最快、离今最遥远的启蒙期,又是一段相处时间最长的学习生涯(五年),更有一群地域相邻的同龄小伙伴,感情自然深厚、纯朴。虽然同在一个村,但我们相互间接触很少,尤其出嫁的女同学更是数十年来都从未见过,有些甚至不认识了。但我一直非常怀念小学生活、小学同学,数十名同学的名字更是如数家珍,我也曾多次去那山冲里废弃的校址上凭吊,历历往事更是时常在梦中萦绕……

我们是一九七九年九月入学,学校在离家约两公里远的名叫陈冲的山冲里,学校的所有房子都是傍着一弧形小山冲而建,在山冲的左边有一栋一层楼五、六间的红砖教学楼,楼右边有一间砖土结构的大教室,我当年就在这里面求学,教室前面挂着毛主席、华主席像,两边贴着“跟毛主席走,听华主席话”对联,该教室的右边是食堂,记得当年妈与其它社员还在这里筛捡茶叶,食堂的右边是一两层楼高仅三间的初中部教室,后面从山坡上架一水泥板直通二楼,当年二姐就在这里念初中,我有时没带饭,就让她帮我带过来。我们上学是从教学楼前面一条约200米长的小山冲进来,那里路上有一水泥筑就的小溪,每天放学,我们小伙伴就喜欢在那里面玩水,或者走走歇歇,边在路上“打板”边回家,到家时天早已暗下去了;在教学楼后面有一条蜿蜒向上的山路直通山外的大队部,那里山上都是茶叶树,我有时“打仗”就跟着同学往那边跑,小伙伴们经常在山间小道上奔跑,有一次我竟然不小心从一条蛇身上跨过去,可真把我吓晕了,至今对蛇还心有余悸,表姐在大队部“轧粉”,我有时去她那,就能吃到粉巴巴;在初中部教学楼旁边的茶叶林中,有一条下山直通垅里的山路,那里是姨妈家,我也经常与伙伴们玩着玩着,就到姨妈家吃饭,表姐经常煎一块香喷喷的粉子肉给我吃。四年级时,学校开始搬离到山冲外的大队部,我们都扛着自己的桌凳来到了大队部装修好的新教室里学习。

小车在国道上极速奔驰,记忆在大脑中迅速回放。到达县城已经快八点了,我找到聚会包厢,推门进去,同学们一见,都非常热情招呼我这个老班长,三十五年的时光呀,已经无情地在昔日天真懵懂的少年脸上刻满了岁月的沧桑,我也感谢时光,让我们的情谊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更加醇熟、更加真诚,红、阳、艳、玉、云都是我经常见到的,朝、莲、香、春自从毕业后仅偶见过一次,而平、金两名同学,也许曾经相处时间太短,我的记忆中已是空白,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共同对儿时的怀念,对岁月的依恋,大家相互寒喧着,相互在记忆中翻阅着曾经的那些故事……

小学阶段,我的成绩在班上数一数二,而红同学与我同是教师家庭,她成绩优异,是我学习中强大的竞争对手,两人又都是少先队中队长,班长副班长几乎是两人轮流坐庄,三好学生荣誉两人也从未缺席,四年级时,学校搞文艺表演,老师指导我打快板,快板内容是赞美红同学:八班有个邓喜红,小小年纪心又红……初中后,我们又分在了一个班,后来我们又在同一城市念大学,相互交流较多,而今天,两人是同行。春同学是我小学时结的“老根”,他有颗大脑袋,数学成绩顶瓜瓜,让我非常佩服,他家就在大队部学校旁边,我经常去他家里,两人睡一块,在床上总有说不完的话题,他奶奶非常和善慈祥,让我倍感亲切,她一直不厌其烦服侍着我们,后来因为各种原因,我们失去联系,直到有一天我想去看望老人家时,才得知她已经过世了,这让我非常难受。艳同学是与我家一塘之隔的邻居,她曾称是我同学,我打死都不相信,因为她年龄比我大,天天见面,习以为常,可我从没想过她也会是我同学,但后来看她与同学们聊起儿时的一幕幕,我才知道是自己失忆了。阳同学既是邻居,也是族亲,他一直在深圳工作,我们也是数十年没见,不过这两年春节,我都会去他家拜访。玉既是同学,也是比我恰大一个月的舅舅家女儿,云同学也是邻居,儿时的玩伴……

从饭厅出来我们就去歌厅,开始艳同学就高歌一曲,天赖之音让全场震憾,彼此虽隔塘相望,我也仅知道她喜欢唱歌,可真还没想到她会有如此好嗓子,几乎是专业水准了,其他同学唱时,她又毫无顾忌、大大方方在大厅里合着节奏扭动起来,很快将全场气氛调动起来了,作为班长,我也不甘示弱,边唱边与大家互动,同学们都纷纷踏入舞池,随着欢快的迪斯科节奏响起,全场气氛顿时达到高潮,自由舞动,尽情摇摆,歌声、笑声、酒杯声、吆喝声,霓灯在闪烁,房子在晃动,整个大厅完全沉浸在这情感喷泄的狂欢中了。杯杯美酒都是义,句句歌声皆有情,三十五年的情义,三十五的相念,迅速在这舞池中融化,在这旋律中升腾,在这相拥中陶醉……

青山在,人未老,同学情正浓;岁月增,水长流,情怀依旧深。阵阵欢笑,熨平了脸上的皱纹忧虑,声声歌唱,掺和了彼此间的贫富成败,美好的回忆拉近了你我的距离,欢乐的气氛抹平了心中的坎坷。歌毕散场,大家依依不舍,互道珍重,同学深情溢于言表。一场聚会,让曾经似乎相隔遥远的我们,穿越时间隧道,瞬间在这欢聚中共同享受着幸福的洗礼,饱受着温情的浸润,让大家真真切切触摸到了三十五年前的甜蜜时光、快乐童年。

明天侄儿要到学校报道了,虽然已经晚上十点,我与爱人决定返回株洲。高速路上,黑暗中的阵阵凉风,让我一直清醒着,让我在这次回乡之途中依然留恋着,父母、二姐、邻居、族亲、同学,有祝福、有期盼、有回忆、有激情、有感恩,当然,更应感谢我身边的爱人,她,成了我的专职司机、专业摄影师,在我的人生旅程中,她,时时都在无怨无悔地陪伴着我前行、前行……

栗山车头堂易氏祠堂倡议修建宗亲代表

举杯共庆,童年的纯真记忆全部融化在这杯杯美酒之中了。

尽情欢歌,放纵着昨天彼此相念的情怀。

激情狂舞,感动已经模糊了我的镜头。

那时一看到有歌,我总会迫不及待抄下来,后来直接抄歌谱,通过自己仔细推敲、不断练习,慢慢地小学里我就学会了识简谱。

当年我11岁,小学四年级,这是儿时小伙伴们借我的钱记账。

哥哥小学阶段,大部分时间都跟随爸爸在离家十余里的吾家垅念过的,他们平时都不回家,我与妈呆在家里,当时老师教我们写信,我就尝试着写封信给哥。

 

 [作者:易威环,字大斌,笔名艺为欢,湖南科技职业学院软件教师,民革湖南省委理论研究委员会委员,株洲市作家协会会员,株洲易氏联谊会秘书长,湖南君度信息科技系统架构师。爱好散文、诗词、楹联、音乐、竹笛、收藏、摄影、公益、徒步等,曾荣获青年歌手大奖赛冠军,有大量原创作品在各媒体上发表。]



上一篇 / 下一篇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