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赛事无关的那些事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2-12-03 12:51:57

 

与赛事无关的那些事

和孩子们朝夕相处的这些日子,虽然充满了忙碌和操心,但更多的是快乐和感动。为了保障他们能安心、安全参赛,我这个后勤部长想尽办法,全心全意为他们服务好。

从运动员的召集到集训到比赛结束,我一直陪着他们,我们彼此惺惺相惜,他们把我当母亲,我把他们当儿子,共享欢笑快乐,同分沮丧叹息,这是我人生中一段难得的经历,仿佛自己又当上了孩子王。教练们都怪我娇惯了这些孩子们,作为女性,这是母爱的天性。

我们这支队伍共有12名队员,除了一个年龄大点的,其他都是20-30岁,好几个都是我以前的学生。孩子们虽然各有性格,但是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赛场的顽强拼搏,永不言弃的精神,深深地触动了我。

这次带队的是刘主席,我,还有邱教练和张教练,摄影师刘开锋。

比赛的第一天就是我的生日,早上7点多的时候,我正在早餐店忙于给他们点早餐,接到李老师的电话,祝我生日快乐,我很兴奋,因为我自己的都忘记了,我一边接电话,一边往餐厅外走,无意间说了句“谢谢你还记得我的生日,我自己都忘记了呢”。没想到在吃早点的孩子们却听到心里去了。

我们迎战的第一个对手是冠军队地质中学队,他们大部分是体育老师,我们的实力和体力远不如他们,我队以12分的差距输掉了第一场比赛。

晚上还有一场比赛,是对地泰公司。晚餐前,谭仁、郭锦、兰嗣承说要吃面包,不想吃饭,我带着他们,实际上是我跟着他们到处找面包店,一路上郭锦给每人买一个糯米鸡,把我撑饱了,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家面包店,谭仁一个跳步奔上去,我跟他们说:“你们自己选自己喜欢的,也给大家买一些。”他们问我喜欢吃面包不,我说不喜欢,问我喜欢吃蛋糕不,我说更不喜欢。买好了,我给他们付了帐,出门了,他们说周姨你还有一样东西没拿,我说没有啊,折回店里一看,原来是他们给我买的蛋糕,我趁他们不在,要把蛋糕退掉,他们怎么都不肯,我要把钱给他们,好说歹说也没用,我只好作罢。

他们说好了,等晚上比赛完后,叫上所有的队员为我过生日。但我心里知道,他们担心的是今晚这场比赛的输赢,他们最想的是用比赛的胜利当生日礼物送给我,而我最担心的是如果输掉了这场比赛,他们会无心吃蛋糕。到晚上10点多,经过队员的共同努力,终于拿下了这场比赛,我帮他们把换下的球衣送去干洗,他们拖着疲惫的身体去按摩,到11点多了,他们拿着蛋糕,鲜花,由刘主席带队,还有两位教练紧随其后,排着队伍来到我的房间,刘开峰打开摄像机的镜头,一览无余拍摄下一切,刘主席讲了几句祝福的话,队员们关掉房间的所有灯光,点上打火机当蜡烛,要我许愿,然后切蛋糕,分蛋糕,摄像,好不热闹。此后,他们问我许的什么愿,我坦诚的告诉他们,我希望我们接下来的比赛,能场场取胜。此时此刻,还有能有什么愿望是最迫切的呢。我很感动地告诉他们:生命中林林总总的过往有几多放在心头?而今天是我今生难忘的日子,难忘今宵,今宵难忘,今宵在我生命的年龄轮上留下了深深的印痕。

第二天的两场比赛,队员们毫不费力拿下了。在对金刚石院时,对方看到我们的队员在球场上打得风生水起,他们的啦啦队为了干扰我们队员的球感使用绝招,在场外大声叫喊:“24号、33号,你们有女朋友没有,我们这里的美女想要找你们做男朋友。”最搞笑的是他们看到我队的24号进蓝时就大喊:“24号,你的裤子开裆了。”赛后,24号郭锦说到此事,还意犹未尽,他说当时真以为自己的裤裆开了,赶快一边摸,一边看,还好,没有开。把我们逗得开怀大笑。24号郭锦24岁,33号谭仁,23岁,比赛队伍中很多队员都彼此熟悉,才开这样的玩笑。

402队的那场比赛是一场死战,因为这场比赛谁胜谁就直接进入前四强。比赛没多久,我队就落后12分,关键时候郭锦的脚受伤了,换下场休息的时候,他哭了,哭得那么伤心,我知道他的心在痛。稍事休息后,郭锦继续上场,和队员们一道奋力拼搏,在逆境中崛起,追平比分,最后反超一分拿下了这场比赛,年轻的队员们哭了。

事后,郭锦和我说,他今天出了个很大的洋相,我好奇地问他出了什么洋相,原来他说的是他今天哭脸的事。

和工程职院的交叉赛中,谭翔因对方球员一次防守犯规将他撞倒,他的腿部旧伤复发,当时撕心裂肺的痛,一声声哎哟声刺痛了大家的心,谭翔当晚由几个人陪着送往地矿医院,

经过照片和CT检查,没有伤到骨头,第二天又送往长沙市残疾人康复中心进行核磁共振检查也没发现半月板受损。第二天,队员们利用上午的休息时间跑去医院探望,兄弟情,队友谊,为了一个共同的愿望,大家团结拼搏,谁能放得下谁呢?

最后一场比赛是和地调院争夺第三名的比赛,谭翔腿伤不能上场,但是硬是从医院跑回来坐着轮椅为自己的队友加油鼓劲。这是一场惊心动魄的比赛,比分四次打平,最后我队以一分之差无缘第三名。

比赛结束的当晚,地质中学请客,在金太阳聚餐,队员们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他们喝了很多酒,“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在回株洲的车上,郭锦终于熬不住了,一是打封闭针的脚开始痛了,二是酒精在起作用了,他泪如雨下,车上的阿姨们给他摸,给他喷药,但是他心里的痛只有时间可以疗伤。

回到株洲伤科医院,经过检查,郭锦的脚踝撕脱性骨折。谭翔和郭锦都住院了,第二天,队长肖立权带领球员,叫上我,一道去看望队友,队员个个脸上充满关怀,期待着两位队友早日康复。

郭锦原本开玩笑说:“比赛结束了,又该去野外了,我长得这么帅的小伙子就这样在山沟沟里给猫头鹰和猴子看,真是可惜了”。现在的他真正希望自己的腿能早日康复,早点去野外工作。


上一篇 / 下一篇

TAG: 赛事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8-05-15 21:58:05
-1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没登陆用户请输入昵称


日历

« 2018-05-27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75157
  • 日志数: 32
  • 建立时间: 2012-03-04
  • 更新时间: 2013-07-30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