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鑫森,生于湖南湘潭,人称“聂老夫子”,友人戏称“三耳先生”。

师 说(小说二题)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09-11 14:03:40

   (小说二题)

                                    聂鑫森

薪火相传

1967年隆冬的一个午后。下了一上午的大雪停住了,到处白茫茫的,寒气森森。

六十八岁的巢楚吟,躺在卧室的床上,盖着厚厚的被子,显得极为虚弱。那脸色白里透青,双目无神,喘气声很粗重。他对正在床边往炭盆里添加木炭的慕贤,艰难地说:他们……又通知你去开批斗会了?

嗯。

每次他们都让你罚跪?

我年轻,抗得住,你别担心。

唉,你三十有五,本该崛立于世,却代我跪而受过。寿者多辱,何况还要……连累你。

学生代老师去挨批斗,是荣幸。几个月前你就卧病在床,又行走不便,他们要抬着你去会场,我告诉他们除非不怕出人命,两全的办法是我代替老师去,会后还可以向你传达,他们答应了。

这时,院子里有人吼道:反动学术权威巢楚吟,快出来!

慕贤响亮地答应一声:——了!然后,他对保姆刘嫂说:请记着添炭,记着为老师熬中药。开完会,我就回来。

刘嫂说:你放心。

慕贤朝老师挥挥手,走出卧室,穿过客厅,来到院子里。一群戴着红袖章的造反派、红卫兵,正在等着他。慕贤仰天打了几个哈哈,说:走吧。心里立即涌上两句古诗: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二十四岁的慕贤,第一次走进巢楚吟的这个小院子,为1958年残冬。

他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因痴爱古典文学并成绩优异,分配到故乡的湘城古籍出版社当编辑,一晃就是数月。总编辑忽亲自写一信,封好,交给他,让他去巢府取一部校对好的书稿。

在此之前,慕贤常听同事说起巢楚吟:

他出身于湘城的书香门第,在北大读了本科又读研究生,然后留校任教。在古籍校勘和古典文学研究领域,颇有名声,著述甚多。他业余爱好体育运动,四十岁时还上场踢足球,一次带球进攻与人猛烈冲撞,严重挫伤右腿膝盖,因满不在乎,错过最佳治疗时期,伤处感染了结核杆菌,只好锯断以便不危及生命。他名楚吟字凤歌,又取号一足。他很乐观,说:有手便可翻书、写书,一足有什么可愁的。

巢楚吟是家中的独子,还是一个坚定的独身主义者。1946年其父病逝,其母又决不肯北上,他便毅然辞职回乡。将城中多余的房产及乡下百亩良田全部变卖,一心在家侍奉老母,读书、著述。几年前,母亲也故去了。

现在的湘城古籍出版社,解放前名叫湘城书社,一直聘请巢楚吟编书、校书。解放后,拄着双拐的他,自然不能去公家的单位供职,仍是一个自由职业者。

在纷飞的雪花中,慕贤走进这个小院子。墙角正开着一树红梅,清香袅袅,他跑过去,看了又看。清瘦的巢楚吟拄着双拐,站在台阶前,说:慕贤校友,我候你多时了。

在燃着木炭的客厅里,慕贤递上总编辑的信。巢楚吟说:信里说什么我都猜得出。刘嫂,请给客人沏茶。他拿起夹钳,往炭盆里添几块木炭,火星爆响,火苗子呼呼燃起来。

慕贤说:这本《历代论诗绝句》,上下两册,是我编的,劳驾你校对,谢谢。总编说,让我常与你联系,请你不吝赐教。

巢楚吟说:你能编出这样的书,不简单呵,都是从各种古本上摘抄来的,见毅力也见学养,我很欣赏。有几处疏忽,你有兴趣听吗?

慕贤忙起立,深鞠一躬,说:愿闻其详。

坐下,坐下。那我就开讲了。

好。

巢楚吟从身边搬过书稿,一页一页地翻过去,然后停下来。

这明代吴宽的小传,你的原文为:成化壬辰进士,入翰林,官至掌詹礼尚书。卒赠太子少保。有些含混不清,还有错,我改为:成化壬辰进士第一,授修撰。历官侍读学士掌詹事府事,进礼部尚书,赠太子太保。’”

接着,巢楚吟再加以细细解说,听得慕贤如醍醐灌顶。

还有清代的这个马长海者,是满族人,其父名马期玛奇,其姓为那兰或作那喇,以父名为儿子之姓,是错的。不过,是你所抄的书错了,不能怪你。

慕贤说:以讹传讹,便是我的错,是读书太少之故。

你有北大人的风致,我很高兴。

……

他们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多。慕贤明白了总编的心意,不仅是业务上的联系,而是让巢楚吟对他耳提面命,让他在人品、学识上长足进步。巢楚吟说:北大的蔡元培校长,有所不为,无所不容,是立世、治学的要诀。有所不为者,狷洁也,非义不取,其行也正。无所不容者,广大也,兼收并蓄,其量也宏。你切记、切记。

慕贤连连点头,说:我一刻也不敢忘记。

在风雨交加的暮春,巢楚吟为慕贤讲解西晋木华的《海赋》,说赋中百分之七八十的字都是三点水的偏旁,视觉上便是水意泱意,宛若身临其境,顿感波涛澎湃、瀚海茫茫。在月光朗朗的秋夜,坐在露天,讲谢庄的《月赋》,巢楚吟高诵白露暖空,素月流天,慕贤情动击掌以和。

日月替换,逝者如斯。

慕贤读了不少的书,编了不少的书,还写了一本《明人小品的价值取向》的书。他成了家,有了一个男孩子。男孩子很可爱,见了巢楚吟,一个劲地叫爷爷

慕贤结婚时,巢楚吟寻出一对祖传的田黄印石,为小俩口刻上姓名,赠之为念。两个印章的边款相同,都是无我为大,有本不穷八个字。

转眼到了1965年的初冬,巢楚吟将数万册古今藏书,捐给了湘城古籍出版社。他告诉慕贤:大风将至,已起于青萍之末。这些书不少是古本、珍本,毁了太可惜。捐给贵社,是个好去处。将来我不在了,你还可以去翻阅,宛若我在。

慕贤听了,惊得半晌无言。

第二年,文化大革命洪波陡起。

慕贤开完批斗会回到小院时,已是黄昏。卧室里传来刘嫂的呼叫:巢老师,巢老师,你怎么啦?

慕贤飞快地蹿进卧室,只见巢楚吟伏在床边,手里拿着一把铁钳,铁钳上还夹着一根木炭伸到炭盆边。他走过去扶起巢楚吟,喊道:老师,老师,我回来了。

别怪……刘嫂,是我想……最后一次添炭,为你暖一暖……身子。

巢楚吟说完,手一松,夹钳掉落地上,然后,双眼紧闭,停止了呼吸。

慕贤不由得嚎啕大哭……

 

 

金钱花 

古城湘潭雨湖边的这条巷子,叫什锦巷。巷子长而曲,住着二十几户人家,一家一个或大或小的庭院。院里的空坪谁也不会让它闲着,种树、植草、栽花,总有几个品类,让春光秋色怡目养心。

可简家的小院里,就栽一种花:金钱花。先长苗于土,再移栽于盆,一盆盆的金钱花搁在高低低的木架上。

金钱花属菊科,又名旋覆花、金榜及第花,多年生草本植物,开花于农历六月伊始,黄色,大小如铜钱,飘袅淡雅的香气。一入秋,花则愈见金黄灿烂。

简家的当家人叫简亦清,在附近的平政小学教语文,高高瘦瘦,面目清癯,走路慢慢吞吞,见人一脸是笑。但据说他讲起课来声震屋宇,学生的精神不能不为之一振。他很安于现状,教小学语文没什么不好,一呆就是几十年。同事们都知道他腹笥丰盈,尤其在中国文字的研究上颇有心得,用笔名写了不少这方面的文章公开发表,去教初中、高中的语文,是可以举重若轻的。但他从没想过调离这码事。

简亦清的妻子是街道小厂的工人,工资不高。独生子简而纯考大学时,填的志愿是商业学院的财会专业,父亲问他为什么不想读中文系?他说:“我将来想搞经贸,让家里的日子过得富足。”简而纯毕业后,果然去了一家私营企业当会计师。

简亦清的业余生活,很简单,一是侍弄金钱花,二是备课、看作业、读书。他对简化字的推广觉得很滑稽,这把 “六书”所称的象形、指事、会意、形声、假借、转注都搞乱了,是得不偿失。他嘴上当然不说,但在课堂上讲到某个简化字时,必写出相应的繁体字加以阐释,学生受益还感到有趣。

简家的日子,正如简亦清的名字:简单、清吉。但是,不露怯,巷里谁家有红白喜事,别人怎么送礼,简家也怎么送礼;电器、家具、衣服、饮食可以不讲究,但简家购买必需的书籍,却从不吝啬。

简亦清身体不怎么好,眼睛发涩(看书太多)、喉咙上火发痛(讲课太用力)、气阻痰多(元气不足)。他懒得上医院,只是用深秋采摘后晒干的金钱花泡水喝,据说很有疗效。

有人问他:“简老师,你栽金钱花,是自备良药治病吧?”

“此其一。也可以为别人预防病和治病,此其二。”

问话的人笑了,是另一种意味的笑。现在医疗条件多好,谁得病会去吃这金钱花,主人是企望日进斗金吧?

简亦清执教杏坛育人多矣。学生中,当官的,从商的,搞科研、文教的,大有人在。他

们现在成气候了,总会记起简亦清当年说过的一句话“一辈子的道路取决语文”,于是格外专心语文的学习,因而大有收益。师恩不可忘啊,便常会登门来看望简亦清,聆听教诲。学生告别时,简亦清总会送上一盆金钱花,和一张用毛笔写了字的花签纸。

正在走仕途的,花笺上写的是唐代陈翥的《金钱花》诗:“袅露牵风夹瘦莎,一星星火遍窠窠。闲门永巷新秋里,幸不伤廉莫嫌多。”

“简老师,这诗是你的夫子自道,也是对我的警诫。谢谢。”

有经商当了大老板的,花笺上写的是唐代皮日休的《金钱花》诗:“阴阳为炭地为炉,铸出金钱不用模。莫向人间逞颜色,不知还解济贫无。”

“简老师,我懂得你的意思,赚了钱勿忘做公益慈善事业,我会牢记在心的。”

……

简家的金钱花,年年是满院子的清香,满院子的金黄。

儿子简而纯成家了,有孩子了。

简亦清额上的皱纹,一年年的深,一年年的密。就在他办好退休手续的时候,突然病倒了。医院一检查,是肺癌晚期,六个月后安祥辞世。秋风飒飒,枫叶萧萧。

有一天,简而纯兴冲冲跑回家来,对妈妈说:“我们公司董事长的父亲做七十大寿,为了彰显富贵气象,寿堂内外都要摆上金钱花。他说要买下我家的金钱花,每盆两千元,全都要了!妈,一笔大钱哩!”

老人突然板下一块脸,大声说:“你爹生前没卖过一盆花,他走了也不能卖。老板要摆阔,可以去堆金磊银,别糟践这花了!”

简而纯垂下头,喃喃地说:“老板会怎么看我?妈……”

“我只记得你爹说过的话:要常想世人怎么看我!”

“……”

 

原载《小说月刊》20177

 


上一篇 / 下一篇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没登陆用户请输入昵称


我的栏目

日历

« 2017-11-23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326244
  • 日志数: 188
  • 图片数: 2
  • 建立时间: 2008-11-04
  • 更新时间: 2017-11-05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