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世纪前,我跳的双人舞《蝶恋花》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12-19 20:11:34 / 个人分类:渌口记忆

半个世纪前,我跳的双人舞《蝶恋花》

      株洲县一中附近的江堤边,修一条北京到广州的战备公路,县里给每个公社都划分了一截路段,抽调社员修公路。1969年春节过后,我们知青组的同学全被派到这里修路。当年,我还没有满16岁,既不会用锄头挖土,也不会挑担子,几天后,就都挑挑着一担百多斤的田泥,巍巍颤颤的,慢慢爬上我们公社的那段路基,公社大队的社员们,哦嗬喧天挑着田土堆上这截路。

      一天上午,队长告诉我,让我去县一中开个会,我回到到了离工地不远的的母校。公社妇女主任,告诉我们是准备成立临时文艺宣传队,为大家鼓劲加油。全县各公社抽出的知识青年、回乡知青,问大家有什么节目可以表演。公社干部喊我的名字出列,我与一位66届的学姐站在了一起。她已经告诉公社干部,我们可以跳毛主席的诗词舞蹈《蝶恋花》,而且我们可以很快排出节目。

 我与这位学姐有过双人舞学习过程。那是1965年下半年,我这初一新生担任了校广播站播音员。一位实习男老师,中午来到广播站找到我,要我学跳舞。下午下课后,来到学校礼堂,女老师弹风琴,是一曲《蝶恋花》。看着英俊、高挑的男老师慢慢起舞,一边讲解着动作要领,我们几位男女同学也要随着“云手“云步”。练了几遍后才回家。几天之后,学校礼堂的舞台上,就留了四个同学。我的双人舞搭档是66届学姐,另一对双人舞的同学是高年级的。进中学,我165厘米,学姐也差不多高,教舞蹈的男女老师,一边教,一边弹风琴,一边要求我们,脸部表情也得随诗词乐曲一起,是台上舞蹈的重要性。强调舞步身段首尾的照应,还特别要求练好丁字舞步造型。我们从烈士的姓氏到飘飞的杨柳之花,再到月宫,受到吴刚的桂花酒及嫦娥舞蹈的欢迎,然后是热泪飞洒大地的意象中宏大场面,真正做到了天上、地下,任领袖诗人思想翱翔的局面。那些天,我下课后的业余时间都在学习俯、仰、冲、拧、扭,都在微笑与伤心的面部表情上。当年我们适中的身材,舞蹈动作的基本练习到位,四人的舞蹈淘汰了他们,最后变为我们的双人舞。我年纪小,也就有较标准劈叉动作。我们就参加了县里有领导观摩汇演的一次排练。文革就开始了,停课闹革命,复课学习,结果,我们没有一次正式演出。

我是插队落户的知识青年,由于是小学五年制,12岁考进初中,成了老三届的68初。66初的学姐是回乡知青,她应该会比我年长4岁左右。学姐老是强调,叫她云姐。知青们来修路,出工,抽我们出来,跳舞还是比挑土轻松,还可以记工分。再练习《蝶恋花》一上午,很快找到了感觉。不过,我本来的完整劈叉动作,怎么都下不来一字跨。由于配合的默契,我由侧面改为正面形象,学姐的单腿独立,杨柳二人的英魂轻轻飘向深广的长空,面部表情仍是那么微笑着。县领导、公社书记、妇女主任看到我们的排练,都是赞不绝口。

接着,第二天下午,我们与其他的节目一起,有了一次工地上的演出。眉毛用柳树枝烧焦,用来划眉,口红是用公社干部带来盖公章的印泥,一盒红胭脂粉扑扑,我们穿着自己的最好衣服,随着一位公社找来的干部吹笛子,配合乐曲,我们表演一曲双人舞毛主席诗词《蝶恋花》。随后,我们还参与伴唱几首忠字舞的毛主席语录歌。惊叹那扩音器和高音喇叭,那是我当年在学校广播站几倍的音量,唱完后,我的耳朵里一直都是嗡嗡响。演出后,我们这些演员,都回各自大队驻地,虽然演出不在我们公社路段,由于是县里安排,当时,生产队给我记了二天公社开会,与知青组的同学一样的出工工分。

第三天以后,我就没有接到队长要我参加演出的通知,这段热火朝天的路基上好像没有再次演出。我每天仍挑着足有120斤的田土,慢慢爬上高高的公路路基,又随着挑土队伍,轻快地走下路基。看着社员他们四人一组的夯土,他们吆喝着,开着玩笑。又过了几天,那路基终于修成了。生产队长领着我们回了生产队,知青点的生活和出工又开始了。招工进厂后,车间里一次聚会活动,我的班长吹笛子伴奏,那年我才17岁多,也有一次即兴独舞

过花甲了,体重也是当年的2倍了,当这首乐曲响起的时候,的脑海中,舞蹈画面出,这是融入自己生命唯一的舞蹈体验。《蝶恋花》的全套舞蹈,早都不记得了,耳畔仿佛又响起了那个直击我灵魂的我感受到我生命中某种沉睡的意识被唤醒,热血奔腾,向我呼啸而来“圆场”、“蹉步”觉体内那种种意识在狂放舞蹈骚动向我敞开,但却又像一眼望不见底的深井,诱惑着我回味那些再也记不得的,做不出来的动作是我与云姐的双人舞《蝶恋花》的练习场景,依稀在目。

时间已经过去半个世纪了,当年,因为年纪小,不知道云姐姓名,由于有了舞蹈的“云手”“云步”我只记住了云姐。现在想来,云姐已是古稀之年,如果能够找到云姐,我们还能够再跳那段《蝶恋花》双人舞吗?


上一篇 / 下一篇

TAG:

引用 删除 渌口人   /   2018-02-06 22:09:12
本篇被株洲县文联《渌湘》2017.4期选上发表。
淡如竹 引用 删除 淡如竹   /   2017-12-25 23:16:47
原帖由牛八于2017-12-20 10:04:52发表
期待再跳一次!

谢谢朱老师!淡如竹老了!
牛八 引用 删除 牛八   /   2017-12-20 10:04:52
期待再跳一次!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没登陆用户请输入昵称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