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手握立法权 或许有三难(二)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03-22 03:29:58 / 个人分类:扯闲谈

  

株洲:手握立法权 或许有三难(二)

     吾本湘人原创首发

    (二)确保高质有难度:

从改革的推进以及调整中央和地方的关系来看,放权和分权是大势所趋。而立法权的大规模下放,最终考验的是地方的立法能力,而立法能力直接关乎立法质量。平心而论,目前我国大多数设“设区的市”的立法能力,必然会经历一个从无到有,从低到高的生成过程。要想确保地方立法的高质量,并不是说做不到,而是需要时间,需要精力,需要经验教训的积累,咯一点,株洲怕是也不会例外。

其实对是否下放地方立法权到类似株洲这样的城市,学界一直是有争议的,也是立法法施行15年以来首次修改时最为人们所关注的焦点。主要是担心地方立法权“扩容”,一下子放开后,这一大批“设区的市”是否有足够的经验和能力立好法。因此,要充分考虑好应采取什么措施才能保证地方立法的高质量,不至于损害法律的尊严和权威。

立法专家们的这些担心,主要来自于以下因素:一方面,当下拿到立法权的许多“设区的市”,相关部门组成人员中法律背景出身的比例较低,熟悉立法理论与实践的人才几乎缺乏储备,不论是组织机构还是人员素质还难以独当一面完全承担地方立法的重任。另一方面,有可能出现滥用立法权、以领导意志立法、地方性法规与上位法出现冲突等,也是这轮立法权下放后人们所担心的问题。而且,如果没有一套保障性的机制,也许真的会出现乱立法、重复性立法的现象。

由于上述种种原因,在地方有了立法权的初期,立法质量不高等现象,也许是难以避免的。从过去已经有了地方立法权的那些城市来看,他们的教训也告诉我们,稍有不慎,就可能出现奇葩呵!下面略举两例令人啼笑皆非的立法例证,就会明白这种担心不是多余的:

其一,当年有了地方立法权后,《深圳市公共厕所管理办法》曾规定,对“在便器外便溺”等不文明使用公共厕所的行为处以100元罚款。你可以设想,其实这种规定都是过不得细想滴!比如,万一你在公共厕所便溺时出现不文明现象,是否真会有执法人员在一边看着你办事然后抓你的现场,罚你的款呢?有这样的执法人员愿意一天到晚的守在厕所看人家拉尿吗?

其二,在此之前,《北京市主要行业公厕管理服务工作标准》曾要求公共厕所苍蝇数不得多于2只……。那么,你可以想想公共厕所的苍蝇数有多少,由谁来判定?多于2只或更多,是由人来数还是由电子眼累计?有人愿意一天到晚守在公共厕所数苍蝇吗?如果要安装电子眼,执法成本算谁的?因此而提高公共厕所的收费标准,物价部门会同意吗,要不要开论证会。。。。。。?

笔者不愿意相信,现在看来如此种种雷人好笑的立法条款,居然能够在立法机构表决通过?说严重点吧:这不仅造成了立法资源的浪费,还严重伤害了法治的严肃性和权威性,你认为呢?

 


上一篇 / 下一篇

TAG: 立法权 株洲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我的栏目

日历

« 2018-07-16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522443
  • 日志数: 164
  • 建立时间: 2009-09-03
  • 更新时间: 2016-06-07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