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岳年,甘肃省优秀教师、园丁奖获得者。有《弱水书话》、《弱水读书记》、《书林疏叶》、《书蠹生活》、《风雅旧曾谙》、《走进河西》、《读写之间》、《高台县志辑》、《创修临泽县志》等著述刊行。书斋名弱水轩。

雷雨笔下的张掖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09-14 17:29:14

雷雨兄参加第十四届全国民间读书年会,写了不少好文字,取截图留作纪念。
雷雨:本名王振羽,中国作协会员,一级作家,南京评论家协会副主席
临泽丹霞
    □雷雨
    是百闻不如一见,先入为主的偏见实在害死人。为何一提到大西北,就是戈壁荒漠赤地千里?就是濯濯童山荒凉苍茫?多少年前,去过宁夏泾源县,到过六盘山下,河水清澈,绿草如茵,枝繁叶茂,郁郁葱葱,真是令人难以置信,喜出望外。还在张掖古城闲散逗留,听着北周时代的木塔风铃悦耳,看着鼓楼下耍猴人的幽默自嘲,更有甘泉公园里的碧波荡漾,不断还有从高总兵府传来的笛声悠扬。正沉醉其间,却看到积树居虽不无修饰却大体不差的微信图片传来,张掖这样的河西走廊上的千年古城,居然还有如此千姿百态的丹霞地貌?还就在距离张掖西北向不远处的临泽县?书友们终于结束了各种自拉自唱自娱自乐的名缰利锁的无谓纠缠,脱开身来,暂别风铃婉转浓荫如盖的八声甘州,走,去看临泽的丹霞地貌。
    果然是名不虚传,在张掖竟然有如此绝佳之地,真有点养在深闺人未识啊。在北疆见过刀刻斧削饱经沧桑在大自然神力左右之下的所谓风化而成的“鬼城”,也在吐鲁番看过言之凿凿的唐代高昌古城遗址,在台湾野柳这个几乎没有柳树的百年港口的地质公园,更是见识过被附会为英国女王之类的诸多比海而临涛声阵阵的鬼斧神工造化神奇,但置身张掖临泽这样的丹霞地貌的浓烈世界之中,我还是被深深地震撼到了。固然有很精致周到的人工走道,有摆列有序的各种登高瞭望的大土墩,酷似冷兵器时代的烽火台。而令人费解难解的是,怎么会有如此浓烈而集中的色彩斑斓在此汇聚成千沟万壑山脉逶迤?这么繁盛雍容如同波涛滚滚汹汹而来的万千颜料是什么样的力量才能召集促成?在如此几乎寸草不生的不毛荒川,却如此奢侈如此豪华如此不管不顾地肆意地张扬着色彩的狂野色彩的奔放,这真是色彩的饕餮盛宴色彩的独尊世界。
    在华美的袍子下面,还是藏满了虱子。有沪上的著名张学专家在侧,怎能随便乱说张爱玲呢。但在这样的苍茫万古色彩繁华的河西走廊的如此山谷,我们还是感受到了历史嬗变的无情往来古今的匆迫。如此艳丽妖娆千树万树梨花开的地貌,毕竟是一个绝少生命存在的死亡之海啊。这样的多少年绝少人迹连一只老鼠都断难生存的地方,也许曾经有过丝绸之路骆驼军团的信步慢行安步当车?也许曾经有过张骞班超等人背负重大使命的伟岸背影步履匆匆?也许有过胸有良谋隔岸观火的窦融在这里的逍遥自在坐视隗嚣父子在刘秀团队技高一筹之下的狼奔豕突捉襟见肘?也许曾经有过沙陀人李存勖父子的兵车粼粼烈马奔腾?远在南京的朱元璋何曾轻忽河西走廊这样的战略要地,当然要派自己的儿子肃王朱楧到此镇守,不是说肃王府邸旧址就在如今的张掖饭店一代吗?明史有传的张三丰也曾在此盘桓多日才悄然南行,这个行踪诡秘行走江湖的道士极有可能并不仅仅是道士而已啊。
    乍一看来是如此张扬高调汪洋恣肆云蒸霞蔚的大块文章色彩稠密,但细细审视,却又是如此的沉寂落寞万籁无声,如此的殷红遍野欲哭无泪,如此的沉默不语唯有不息地自我疯狂燃烧。这里也许见惯了太多的绝望死亡,见惯了太多的饿殍载途,见惯了太多泣血的太阳西沉的月亮。如今已经身患阿尔茨海默症的住在南京的老作家黎汝清当年突破重重阻力亲临河西走廊,行走祁连山中,漫步河西走廊,高台、山丹、倪家营、梨园口、蓼泉,多少或生僻或古奥的地方,他一一走过。他对我说,西路军两万多人的精壮男儿,最终只有四百余人的得以生还,这要留多少血死多少人啊。老先生留下了一部《碧血黄沙》,如今他沉寂在自己的世界之内再也无从知晓人世间的种种烦扰了。已经整整过去八十年了,他还会偶尔想起张掖临泽的夏夜月色吗?
    我们不过是临泽丹霞地貌的匆匆过客而已,但太阳西沉之后,山高月小,祁连山上的雪光莹莹,如此喧闹烦躁摩肩接踵的一天之后,在朦胧月色之下的这一带山川,这一带被偶然发现开辟为自然景观的地质公园,就真的缄默如斯不发一言吗?一西安朋友长住终南山下,他在这样的众人熙攘纷纷自拍或合影的时候,居然不顾山风呼啸就席地盘腿双手合十默默打坐起来。从他身后望去,有晴空万里的白云缭绕,遥远处居然还有简直匪夷所思的丛丛葱绿树林摇曳。真是令人欣喜若狂得要热泪横流的些微绿色啊,居然挣扎在这样的死亡的妖娆的大海里。
张掖小记
雷雨
  [南京]雷雨
  张掖的张,是动词。张掖是张开臂膀的意思。张开国之臂掖,以通西域,这可是汉武帝给起的名字啊!
  漫步张掖街头,你会疑惑这哪是地处西北一隅的城市?宽阔的街道,浓荫如盖的树木,更有高楼幕墙上跳跃闪动变幻莫测的动感画面,或晨曦初露时分木塔广场之上气势恢宏的广场舞,伴随着来自五湖四海的音乐,扭动的四肢,挥舞的手臂,感染着来到张掖的每一个人。
  你若问,为何叫张掖,是姓张的市民特别多吗?就连三尺童子都会很响亮爽脆的回答你:张掖的张,不是姓氏,是动词,张开臂膀的意思,你知道吗?张开国之臂掖(臂膀),以通西域,这可是汉武帝给起的名字啊!那份自得、那份掷地有声的豪迈,不能不令人羡慕。
  走在张掖街头,不管是西大街、南大街,甚或北大街、东大街、明清古街,你会处处感受到张掖人的淳朴厚道古道热肠。进到羊头巷的小店,店小二会爽朗地说:来了啊,里面坐。不管是怎样的面食招待,地方小吃,都是实诚饱满,童叟无欺。你要探问去飞机场的路怎么走,他会不厌其烦地给你说,大巴车怎么坐,若是乘出租者如何讨价还价,那种友善淳朴令人感慨不已。
  张掖最古老的也许是那座九层木塔了,据说是在北周时代就已经高耸云端。而在木塔东南方向,也就一街之隔,就是大佛寺,是西夏时期的呢。大佛寺内的卧佛,自北向南侧卧,雍容大度,仪态万方。而大佛寺内还有保存完好的山西会馆,自然会有关帝的塑像,居然还有阎锡山题写的匾额“乃大丈夫”,看似是在褒扬关云长,但是否也有点自我欣赏顾盼自雄之意啊。不是一再说张掖是兵家必争之地吗?在张掖的旧图书馆大院内,就有着明代规模宏大的提督府。而就在与西来寺一条巷子内的华南书院,与左宗棠还很有渊源呢。
  张掖是河西走廊一座生机勃勃的绿洲。在这里,不管是在图书馆,还是在暑期的学校门口,或者书店里,都会看到普通市民在那里很安静地阅读。图书馆的每层楼的走廊里,都摆放着书桌,坐满了安静沉醉的孩子。图书馆后门口就有旧书摊,围绕着不少的淘书人。在鼓楼西北角,张掖最繁华的地段,新华书店的规模不小。店内还设有关于“一带一路”的图书专架,体现着书店经营者的敏锐头脑。




甘州夏夜
  □雷雨

  虽然是盛夏酷暑,但在张掖,却是凉风习习。不时有微雨飘洒,在燕雀的飞舞中,在长长的夕阳余晖的照射中,变幻出各种色彩来,迷离堂皇,煞是好看。晚饭后,大家三三两两来到张掖图书馆南侧的一座建筑内看地方风情的舞台剧演出,似乎是一部关于古甘州的历史连环画。从鸿蒙初开,先民艰辛开拓,到披荆斩棘,渐露文明曙光。不断变换的人物,大致是大将军霍去病,似乎还有苏武,隋炀帝这位在历史上备受争议但也有颇多作为的皇帝,居然也在张掖停留了一周左右。

  看罢演出,意犹未尽地散场。晚上九点多,甘州古城仍旧是朗朗乾坤,一派明媚。时光尚早,大家三五成群,便在这河西走廊的小城各自散漫开来。太原刘醉心于杂字收集,对信札收藏也颇有心得,他悄悄耳语我:张掖曾经有过尊经阁,还有玩书楼,可否去寻访一番?自然是一拍即合。

  我们一路闲走,西天寺、南华书院、大佛寺,一一走过。但尊经阁遍寻不得,经人指点,大概是在城区东南一带,一路探问,街宽人稀,灯火渐少,说是早已灰飞烟灭。尊经阁与河南鄢陵人陈棐有关。此人是明代嘉靖年间的甘肃巡抚都御史,他感慨于当时甘州的经史子集过度匮乏,就动用自己的薪金购书印书,并建了这座尊经阁。陈棐对这些图书颇为珍惜,加盖图章,亲立卷宗,建立馆藏书目,并刻于尊经阁的石碑之上,既便于读者查找,又免去“散失窃匿之患”。甘州的这份石刻馆藏书目,大致算是世界图书馆史上较为独特的书目一种吧。

  甘泉书院的玩书楼,说是也与一位名叫陈史的人有关,此人是康熙年间的举人,曾在河南长葛、尉氏做过县令,也是觉得家乡藏书不丰,文化荒凉,就购书多种,捐献给这座玩书楼,也算是服务报答乡梓的一种实际行动。陈棐也好,陈史也罢,虽然都在官场行走,但仍旧不忘文化,系念以图书服务地方,也算是明清之际较为难得的善举之一。不过,玩书楼这个名字,还是挺有点标新立异的意味呢。

  夏夜漫漫,月华满地。在空旷舒朗的甘州街头闲走,你一言我一语,说到当年蒋介石蒋经国父子、范长江等都来过张掖,舞台表演当然来不及提及他们了,但班固出生于张掖,一部《汉书》实在是彪炳千秋,怎么在舞台上连一个背影也没有出现呢?蒋经国考察大西北,曾经写了一本小册子《伟大的西北》。他说,“张掖,有人说是塞上江南,因为那里很有些江南情调”“张掖城内有许多店铺,过去却不敢修理门面和挂大招牌,因为怕当地的政府说他有钱,更加他的捐”。这位蒋大公子还是很了解人情世故的。大记者范长江是80年前的年初抵达张掖的,他在张掖停留采访了八天,这些文字就是后来的新闻名篇《中国的西北角》。视野宏阔的范长江不乏诗情地写道:“骑马出了张掖西门,把眼平视出去,只有疏密不齐的林木,枯缩待春的枣园,祁连山和焉支山挟持着平坦肥沃的弱水盆地,被冻了的河流渠道,以及大小远近的村落,点缀成为画意恬淡的乡郊。”

  范长江也许无缘看到盛夏时节的张掖,无从体会古甘州夏夜的清凉。古甘州张掖的夏夜很文化、很漫长、很清凉,似乎在寂寞中也不乏几分苦涩。


上一篇 / 下一篇

TAG:

引用 删除 文刀水皮   /   2016-09-23 07:10:14
每读岳年先生的书卷锦绣文章,总感觉吹来了一般清新的风,感谢株洲有你。
一路有我 引用 删除 一路有我   /   2016-09-15 01:56:27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没登陆用户请输入昵称


黄岳年

黄岳年

甘肃张掖人,从事教师工作。

日历

« 2017-05-27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425058
  • 日志数: 187
  • 图片数: 48
  • 建立时间: 2011-12-07
  • 更新时间: 2017-04-11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