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毛新宇的大智,看奴才比主子更蠢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5-27 10:42:17 / 个人分类:麻辣烫

从毛新宇的大智,看奴才比主子更蠢

  最近,因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一篇文章《把毛泽东还原成人——读辛子陵(红太阳的陨落)》,导致毛网“乌有之乡”发动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新文革——在全国多处包括湖南共组成了个所谓“万人公诉团”,联名以 诽谤罪”“颠覆罪” 向全国人大“公诉” 茅于轼、辛子陵两位老先生。(辛子陵:老党员老干部,大校军衔,军队作家,历史学者)

这场疯狂的 “公诉”丑戏才开始却眼看就要搞笑收场了。为何?因为玩不下去了,其结果只有一个: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因其原本最大的狗胆,不过想用文革老套路吓吓茅、辛二老。始料不及的却是,没想到绝大部分网友特别是“右派”们都支持其依法“公诉”,而且建议档案解密公开以便诉讼双方辩论,而且建议庭审全程电视直播。这一下完全出乎其判断与想象,因果真依法上了法庭,诉讼双方当庭举证辩论,一切真相将大白天下,毛将原形毕露,到时就不知谁诉谁、谁审谁了。哈哈——

观此闹剧初始至今,我认为,其实最该出头的是毛孙——毛新宇少将,因为茅、辛二老“污辱”、“ 诽谤”“颠覆”的是其爷爷,而“诽谤罪”有一个前提,告诉才处理,而这个告诉者,最合适的应该是毛的后代家人,也就是毛的嫡孙毛新宇。

然而,事实是“公诉”并非毛新宇提出告诉,而且直至如今“诉状”上不见有其名,包括“状子”后附的那长长万余所谓“人民群众”签名单。也就是说,从始至今,毛新宇根本就置身事外没参与过,纯粹是“乌有之乡”苏铁山、张宏良、孔庆东、司马南等几个毛皇老家奴为首闹腾的。至于其中刘思齐等一二个与毛姓曾经沾过点或的确沾了点边的毛家外戚,也包括那“万余名”“热爱毛的人民群众”,想必也是被那几个老家奴连骗带哄或带吓闹出来的,要不就是无脑蠢到家的了。

想来真是搞笑,人家毛的嫡孙都置身事外,另外,毛那曾经最高级别、最正宗、权最大的贴身女仆兼生活小秘老“凤姐”也不见有任何动静。红毛皇朝新的小主子和红太皇贴身女仆都不参与,你几个下等老奴才带头闹个啥?且又能闹出个什么明堂来?无非司马昭之心,这是稍微有点脑的地球人都知道的。到此,让我想起当年慈禧墓被孙殿英炸慈禧尸被辱后,那些个老奴才遗老们那个哭骂恨劲,比皇亲国戚更甚的可笑场景。

说到毛新宇,地球人都会说其傻,贵为专研“毛思盖”(人们戏称:茅屎盖)的博士和将军,他常爱自说自话地说诸如“日本鬼子是我爷爷带领中国人民赶走的”之类的傻话笑话。我认为这点情有可原,中国人谁不爱说自己祖先好祖宗伟大?就连阿Q都爱说其祖上也发达咧。所以我权当毛新宇只是爱自恋——对祖宗、当然也是对“龙生龙”的自己的自恋罢了。

我认为,其实毛新宇并不太傻,要傻至多也只是小傻,且傻得还有些天真可爱。但,与那几个红毛“专家、教授” 老奴才相比,他起码聪明百倍!为何?此次“公诉”不说,请看我再举三例吧:

其一、3年前,毛新宇曾回故乡湖南敬谒爷爷,同时专程去30里外的刘少奇故乡敬谒刘爷爷,在刘像前他勇敢地代其爷爷向刘爷爷及乡亲们说对不起并谢罪(当时我曾写博文赞过)比之苏张孔司马之乌有徒死不认错仍在叫打倒刘邓走资派或资改派,真是可爱许多;

其二、去年袁腾飞之事,惹得乌有全国毛奴如丧考妣,咬牙切齿粪骂,恨不能寝袁肉食袁皮,一群京城老奴才甚至去袁校欲行揪斗,却不闻毛新宇有一丝相关言行,可见其聪明许多;

其三、毛新宇虽爱谈爱吹其爷爷之伟大,但至多只谈1949年前的,而不谈其爷爷“大跃进”、“文革”之“史无前例”的“伟大功勋”,也不谈其爷爷有关党内外斗争的“丰富经历与功绩”,可见他也知唯祖宗讳这道理,只是有选择地吹伟大,远不象乌有那些个蠢毛奴。

所以,我认为,毛新宇是真正的小傻大智,也可算是“大智若愚”吧。而苏铁山张宏良孔庆东司马南等红毛“专家、教授”老奴才们,真不愧大“巧”若拙、大“智”若愚的大蠢蛋,其大“巧” 大“智”,竟能愚拙到不如一个七0后的、举国公认的智障小傻。

由此,从毛新宇的沉默,我再次得出结论:奴才往往比主子更愚蠢更凶恶更可耻更可笑。

 

其实,这场所谓捍卫伟大领袖的“公诉”狂潮,本就对伟大领袖的最大反动。因为伟大领袖最爱“无法无天” ,只讲整整整斗斗斗,而从来不讲法。正如茅老在文中说指:“毛整人无一是经过审判(哪怕是走形式)正式处死的,都是让他们慢慢地在孤立无援的极端隔绝的状态下,受够了一切痛苦再死掉……”。而今天乌有之乡这些 老“红卫兵”竟敢公然违背领袖教导,奢谈资产阶级的什么“依法”“公诉”?这不是对领袖的大不忠和反动又是什么?

如今,即使这些老“红卫兵”也想享受改革开放的成果,想“与时俱进”地讲法了,但这些个法盲不好好学法,又怎么知道“依法”是怎么回事?否则也不会弄出个什么“万名人民群众”“向全国人大提起公诉”的笑话来。

因为依照法律,他们的“公诉”是违法的。一、公诉的方向大错,应该是向法院公诉,而不是向全国人大,人大是最高权力机构,不是司法机构。二、公诉的主体也错,主体应该是检察院,怎么能是文章后面签字的所谓人民群众?这所谓人民群众怎能成公诉的主体?

还有,他们所诉二老“主要罪状”之一——颠覆国家与政权,是汉奸卖国贼(去年袁隆平院士因说过1960年饿死几千万而且亲见饿死许多人,在毛左网竟也获此“殊荣”)。难道反毛即反国反政府,就是汉奸卖国贼?莫非毛即国家,毛即政府?照此,毛死30多年了,莫非中国已亡国、无政权30多年了?既然如此,又何来颠覆国家与政权?另外,既早已亡国,“乌有”红卫兵们又属何国?莫非属前苏联或今朝鲜?

所以,这场“公诉”丑戏,不管怎么发展下去,怎么收场,注定是场搞笑的丑剧。


上一篇 / 下一篇

TAG: 茅于轼 经济学家 乌有之乡 毛新宇 红太阳

引用 删除 草民   /   2017-05-18 18:02:59
无法无天仅一人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1-05-27 19:59:00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没登陆用户请输入昵称


刘克思

刘克思

生于岳麓山,长在新株洲;文革红小鬼,下乡修地球;杏坛育桃李,六四南冠游;公司文刀客,傲骨写春秋;陶朱挥舟去,绿水弄箜篌;寒江翁独钓,拼“博”为自由。

日历

« 2017-05-30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780381
  • 日志数: 531
  • 图片数: 1
  • 建立时间: 2010-03-12
  • 更新时间: 2014-06-05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