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权等级、贫富悬殊哪里来的?(1)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11-15 09:40:53 / 个人分类:麻辣烫

特权等级、贫富悬殊哪里来的?(1   

如今一说到可恨的腐败特权和贫富悬殊,有些人就怪是改革开放带来的恶果,就无限怀念毛及其时代,毛派极左分子及无脑之人甚至叫嚷要回头走文革路。殊不知,特权等级、贫富悬殊其实就是从毛时代来的,远也可说是“红色老大哥” 斯大林苏联那来的。

毛时代本就是个极不公正的时代。政治腐败是最大的腐败暂且抛开不说,就说说经济与生活方面吧。


     特权等级,井冈山和长征时期就有暂且不提,延安时期,党就正式公开形成了一种上下尊卑的等级差序制度,如在伙食上划分大、中、小灶、特灶,如毛泽东每天有只鸡等等。1937年投奔延安的著名文人王实味看不惯,著文集《野百合花》,披露了在艰苦的抗战环境下,延安的歌舞升平夜夜笙歌,指出“革命队伍”里脱离不了儒家礼教等级尊卑,待遇上差别大不平等,“衣分三色”、“食分五等”,“小厨房阶层”等,说“青年学生一天只得两餐稀粥”,“害病的同志喝不到一口面汤”,官僚主义“到处乌鸦一般黑”。岂知就为这,竟将王打成反共托派严刑批斗拷打后秘密砍杀弃于枯井中!


  建国后,等级特权更厉害。据考,1950年,党出台了一个《中央级行政人员工资标准(草案)》,规定党政人员最高一级的工资收入可以是最低一级的28.33倍。这个草案在广泛征求当时各级领导人意见后,除了将原定27个级别缩小为25个之外,没做什么修改便颁布实施了。


  19527月,政务院进一步出台办法,将供给制标准和工资标准统一起来。调整后的两种分配标准均统一为29个行政等级,其最高最低的收入分配差距,即级差最大系数,也都统一为25.881
  到19558月,最终取消了供给制,统一实行职务等级工资制。新标准进一步提高了高级干部的工资待遇,将工资等级进一步增加到30个级别,最高一级560元,最低一级仅18元。这样,最高工资加上北京地区物价津贴16%后达到649.6元,最低工资仅为20.88元,两者工资差距扩大到了31.11倍之多。

    由于这次工资改革出现了一些问题,次年,即1956年国务院又颁布了新的工资标准。这次工资调整注意提高了一般工作人员的工资收入标准,如将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中最低一级工资从18元提高至20元,113级干部最小增幅为0,最大增幅为12.9%,平均增幅6.9%;而1430级干部最小增幅为7.1%,最大增幅为13%,平均增幅达10.36%。这样就使得标准工资最高最低之差略有缩小,减少为28倍。但连同这次调整在每一行政级别中细划出的11个档次算下来,最高收入和最低收入之差仍然达到了36.4倍。


  据2005年国家统计局对城镇居民家庭的抽样调查,最低收入和最高收入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差距为9.18倍。城乡间最低收入和最高收入差距为27倍。拿这两个数字来比较前面我所举的毛时代光是党政干部之间的收入分配差距,就已经可以看出,毛时代的贫富差距,比现在厉害多了。那个时代的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什么都不缺,只要社会上有的,而工人与农民,却是饿殍遍地。

 

毛时代还设计了工农阶层一种特殊的等级制度。其一是城乡二元化,其二是8级工制。城乡二元化,将农村基本生活素质降低。此后,大量农民就代表了中国最贫困 的阶层。一个农民只有通过参军、上大学、当工人等途径“升级”,才能拥有城镇户口。8级工制度是一种终身制。一个人在等级里只有不断拼命钻营,才能“升级”。虽说工人、贫下中农当家作主,但8级工再怎么牛皮,也难获得16级以上干部的物质享受。因此,社会上又形成了农民-工人-国家干部三种身份间的巨大差别。你是农民,要想办法变成工人,你是工人,要努力使自己成为“国家干部”。一个够“级别”的干部家里可公费装电话,出门有汽车,出差乘软席或飞机。这一切都是身份和级别的象征,普通老百姓是与电话、软席、飞机无缘的,即便你有钱。官员的食品、烟酒、生活用品都有“特供店”的“专供”,完全不同于普通百姓一切凭票供应的贫苦境地。


   
在这一等级体系之外,还人为地制造了一个地、富、反、坏、右阶层,这些人被打入社会另册,是被 “专政”的对象。这样,哪怕是社会最底层的农民,也不觉得自己是最不幸的,因为还有地、富、反、坏、右在他们的脚底下。因此,毛时代的计划经济是通过复杂的等级制度来进行有效运作的。


  等级差更多地还不是表现在工资标准上,在实行职务等级制度之初,不仅全面拉大官民距离,而且严格官阶差序标准,通过把其他各种职位行政化,比照官阶规定相应待遇,建立了一套官本位体制。不同级别的干部在工资以外的待遇和享受标准,极为细致复杂。几级以上可以配厨师,几级以上可以配勤务,几级以上可以配警卫,几级以上可以看金瓶梅,看内参,看“内部电影”(多为国外的),几级以上可以配秘书,可以享受何种级别的医疗和疗养,包括对不同级别的干部可以住多大面积和何种级别的房子、可享受何种档次和牌子的专车等都有具体规定。
  如果加上种种特殊待遇方面的花费,当时社会收入分配最高和最低之间的差距可能会达到怎样一种数字???

 

为了政治需要,毛时代还设计了一种“运动明星”跃进制度,这特别表现在十年文革中。一个人如果特别忠于领袖,敢批敢斗特别英勇,“政治表现”绝佳,哪怕他是如曾经的“副总理”陈永贵那样的乡下文盲,曾拟任“教育部长”的张铁生那样的白卷英雄,曾经的“中央副主席”王洪文那样的花花流氓,曾拟任“团中央书记”的黄帅那样的反潮流反老师的小屁孩,就有突破等级约束,一夜之间,火箭升级,一飞冲天的机会。

 

等级制度下的特权特供事例太多太多。

伟大领袖的生活特供基地全国到处都是,毛喜爱的香米、肉类、茶叶、香烟等等,都有专门的提供基地,就连瓷器等生活用具也有特供生产制作基地,如株洲醴陵就有“毛瓷”专厂。

几十年来,北京香山那一直有个大型特供农场——玉泉山农场,专为高干服务,国家拨款给农业科研机构搞特供蔬菜,特供猪牛羊肉鱼等,无偿供应给特供商店,再让高干的家属们以象征性的价格搬回家中,如中南海特供给的几分钱一斤的大龙虾等,这是不是集体腐败?

江青、康生、陈伯达等高干花几角几块钱就将珍贵文物据为己有,这不是贪污是什么?

   
毛时代中南海还专门养了个文工团,以革命的名义挑选不满18 岁的少女为为领袖和高干陪舞作乐,彭老总看不下去怒言要解散,结果得罪大多数,1959年挨整时落个墙倒众推。
   
毛爱游泳,为此,原本高干及子女可光顾的中南海游泳池也成了毛个人的别墅,北戴河也封掉了一大片海域,还有他在全国有无数的行宫,韶山就可看到为他专门建造的“茅屋”,宽阔,高大,经过特别的设计,就是在炎炎酷暑,不用空调,也很凉快,连洗手间也是特别设计的,还有为他专门设计的防核战的地下室。北戴河别墅区,青岛八大处别墅区在军阀混战时代,在日据时代抑或国民党蒋介石时代平民百姓还可以过过路饱饱眼福,但到了毛时代就成了“非高干不得入内”了。


   
毛时代高干的子女上的是专门为他们办的中小学,上大学不是清华就是北大或人大。再看看文革期间,毛、林等领导人的老婆,子女,侄们的显赫位置吧,江青为首的中央文革小组竟完全代替了中央政治局!而其儿女侄们20几岁也都成了高干,那是他们凭自己的能力和资历应得的位置吗?当年高调的毛远新、林立果、也包括王海容就不说了,就说那个现在很“低调”的李纳吧,文革中这个化名“肖力”的“格格”可是个风云人物,因奉旨乱军报有功成了解放军报的负责人。

请问这不叫以权谋私、家天下又叫什么呢?

毛好大喜功,斯大林死后为当红色世界的霸主,为使尽可能多的地球人信奉毛主义,他不顾中国人民的死活,巨手一挥地挥霍无数中国人的血汗钱与救命钱,去援助收买地球上那些与本国人民及中国人民为敌的无赖政权,而这些受援国无一例外都是忘恩负义的白眼狼!越南、北韩、红色高棉、阿尔巴尼亚,毛时代他们几乎一直是由中国供养着。人口才200万的阿尔马尼亚,中国仅大炮就无偿援助了一万多门,结果多数派不上用场任其暴露在野外生锈蚀烂。阿尔巴尼亚国民也因此普遍患上了“受援懒惰病”,中国花费宝贵外汇从加拿大进口的用于救命的数船小麦就在远洋运输途中突然接到毛指令掉转航向驶向阿尔巴尼亚……毛死后阿却开始反华;朝鲜则竟用中国的援助造了一座高大的“金日成金像”,80年代邓小平去访问时竟请其去参观,惹得老邓拂袖而走,此后即减少了援助,惹得“金太阳”好不高兴;越南更不要说了,吃穿用都是中国无偿援助的,却用中国物资在边境与中国打了几年仗!

这种“慷国民之慨”的无偿援助就是在三年大饥荒饿死几千万人时也没有停止过甚至还加大了。有人统计了一下,三年大饥荒时期的巨额外援如果用来购买粮食抢救饥民,几千万生灵就有可能逃脱活活饿死的悲惨命运。


  有些人津津乐道红太阳的“不吃肉”和“穿打补丁裤子”的感人事迹。毛在大饥荒时期有段时间确然不吃平时喜爱的“红烧肉”,但不表明那段时间他在“吃素”;更不表明他会吃普通国民的饥荒主食——糠菜团子;而是吃价格更高昂的高营养食品从上海空运特制的高级豆类,基至于喜好上了“法国大餐”。至于“补丁裤子”,能想象那是什么样了“补丁”吗?绝不是平民百姓常打的那种粗布绵线补丁,而是专机去上海特补特缝的高工艺“苏绣制品”,一个补丁的造价远远高于裤子本身。世界上的很多独裁统治者都有类似的嗜好,一是心灵变态;二是另一种形式的“做秀”。


   
什么是最大的腐败?不是贪污了多少金钱,打了几场高尔夫球,最大的腐败是权力的腐
败,是用人的腐败,是在生活上和权力上的随心所欲。 

 


  综上所述。其实,今天的特权腐败、贫富差距、城乡差别、官民差别的难改并扩大,以及收入分配不公、双轨制什么的,是这七、八十年来传统的继承与发展,是建国以来民主与法制、制度与建设不完善所造成的问题在新形势下的延续和发酵!换言之,问题的关键在于存在着太多受到制度保护的不受监督的特权。今天的贫富差距拉大和收入分配不公,都跟这种权利的不平等有密切关系。

 

其实,我们现在所看到的种种问题,特别包括公务员高收入、双轨制什么的,说到底都是毛时代特权制度留下来的祸根,经现行的制度再度发酵造成的。不设法对制度本身进行改造和完善,而想回到毛时代以摆脱贫富不均,其害是与虎谋皮。而现行制度仅仅在这棵病树前,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地在分配或福利问题上着手,是不可能真正解决问题的。
  

权利平等,才能分配公平,任何一种分配的公平都只能建立在权利平等的基础之上。权利不平等,所谓分配公平就只能是一句空话。消除贫困,唯一的办法,就是民主化,可笑“乌有之乡”培植出来的毛粉一方面对贫富差距耿耿于怀,一方面又死心塌地反对民主,寄希望于青天大老爷良心发现,大发慈悲分配平等和公众福利,贫富问题就可以得到解决。


上一篇 / 下一篇

TAG: 特权

引用 删除 花甲   /   2017-05-19 14:49:26
把自己人民的救命粮食盲目的援助外国人,而让自己的人民饿死几千万是这样爱民的吗???他才是真正的祸国殃民的贼头!
引用 删除 Daisy   /   2012-01-31 03:41:46
Kewl you should come up with that. Execlnlet!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1-11-15 18:58:29
以文会友 引用 删除 刘坚   /   2011-11-15 17:44:53
在当时的世界经济背景下,毛时代是最廉洁爱民的,只是思维局限和历史文化的积淀太深,难以改革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没登陆用户请输入昵称


刘克思

刘克思

生于岳麓山,长在新株洲;文革红小鬼,下乡修地球;杏坛育桃李,六四南冠游;公司文刀客,傲骨写春秋;陶朱挥舟去,绿水弄箜篌;寒江翁独钓,拼“博”为自由。

日历

« 2017-07-26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794458
  • 日志数: 531
  • 图片数: 1
  • 建立时间: 2010-03-12
  • 更新时间: 2014-06-05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