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骑南行记23]醴陵“幸”遇“鸡”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5-18 00:33:58

[单骑南行记23]醴陵“幸”遇“鸡”

广东仁化至湖南攸县,论繁华漂亮,所有湘粤边界县城都不如珠江三角洲上一个小镇。高兴的是总算进入了礼陵,终于看到了繁华多彩的迷人与迷失。

一路风尘,一路高歌“故乡的云”。谒炎帝陵后,经茶陵、攸县,夜里8点来钟,单骑一月,终达离家一步之近的礼陵城。

单骑南行即将结束,最担心之事从没发生:一是路逢劫匪,二是宿遇“鸡婆”。可幸平安无事,一帆风顺。庆幸之余,不免也有些遗憾,飘泊闯荡做流浪汉就是要多经历些事,多接触些阴暗面和各类型人,多吃些苦,方能增识长见,不枉此行。可能是天知我意,竟在5000里归途临终点时,让我平生第一次开了色之“眼界”,真是三生有幸!

早就听说礼陵很“开放”,我似信非信,想总没有沿海地区开放吧。夜幕中的礼陵灯火阑栅,歌舞升平,一片迷人的繁华,姑娘们也的确漂亮前卫,我边赏景边寻找着价廉物美的宿处。小旅店前,浓装艳抹、娇声嗲气的拉客女,见人就喊就拉,吓得我不敢造次,寻思着找个安全可靠的政府招待所。

闹市中心一个挂满政府机构及公安警署牌子、整洁清静的大院内招待所吸引我走了进去,这里绝对的安全可靠又安静清洁,也没有几个住客。一打听房价也便宜,我便挑了10元的三人房,热情漂亮的服务员力荐我住单间,并主动将房价由20元降为15元,说是客人太少,单间便宜点算了,我心想有这等好事何乐不为呢?便满意并办完手续,随其来到二楼单间。这是一间有二道门的房内房,大门内仅我独住,安静隐蔽又整洁,关上二道门,听不到外边任何动静,我好满意。

 

半小时洗漱完毕,正打算上街就餐逛夜市,几声轻柔的敲门声,那位热情漂亮的服务小姐笑容可掬而入,寒暄两句便入正题,引出一场“有趣”的对话。

“老板,你一个人太闷,要不要小姐陪?”

“要小姐干什么?”我怔了一下,似觉已入黄窝有些担心,但却脸不变色装糊涂地笑问。

“玩一玩呗,你们男的特别是出门在外的谁不想玩小姐?”她眼放媚光地笑道。

“怎么?你们这政府招待所也有这个?”我故作天真状。

“嗨,这算什么?开放搞活,都一样。”她若无其事地说,疑我为没见过世面的乡下人.

我立即反驳道:“不都这样吧?我刚从珠海深圳等沿海地区回来,走遍了珠江三角洲几十个城镇,从未遇到这种事。”

“不可能吧,沿海更开放,不可能没有。”她笑着摇头,似乎要揭穿“谎言”似的。

“真的,反正我是没遇到,早听人说你们礼陵很“开放”,看来果真不假哟。你们就不怕扫黄?”

她用肯定的语气说:“开放搞活扫什么黄啰,就是扫也扫不到我们这里。”

我不信地问:“何解呢?你这是“带笼子”吧,这院子里那么多政府机构,而且还有公安警署。”

“绝对不是,也绝对不会有事,正是这样才最安全呀。想想是么?”她调笑地答道。

这开门见山的一番谈话,使我“眼界大开”,正好前不久曾看过一篇某地一报社记者暗访政府招待所涉黄之事的报道,好奇心驱使我也学记者来一番“实地深入采访,掌握第一手资料”。于是,我便有了如下更具体更露骨“调口味”般的谈话内容。

“说的也是啊,那么,你们这生意什么行情?我是乡下人,没经历过。”我笑着调侃道。

“老板你太谦虚了,不可能没经历过没体验过,行情你应该知道,不贵的。”她对我的“上钩”露出喜色。

我忙解释:“我真的没见过世面,这是第一次遇到,到底是什么价嘛?”

“不贵,有几十元的,有一百多元的,看你怎么玩。”她象介绍商品一样。

“怎样是几十元,怎样是一百多元呢?”我“追根刨底”地问。

“玩一、二小时几十元,陪睡一晚一百多元。”

我的问话进一步深入:“几十元的怎么个玩法,百多元的又怎么个玩法?”

她显然觉得我的问话有些“乡”或是调侃她,便笑答:“你结过婚,应该知道。”

我故意装糊涂笑问:“结过婚跟这是两码事,到底怎么个玩法嘛?”

她笑了,似有些取笑我的“乡气”或装糊涂,随后脸不变色毫无羞耻地比划着:“就是玩胸和下面嘛,想怎么玩都可以呀。这不要我教吧?”

“哦,哈哈……几十元的也可‘深入’?”我笑着故意“穷追猛舍”。

“当然可以呀,你想怎么就怎么。老板,玩玩怎么样?绝对舒服,包你满意。”她在全部交出底牌后,象做广告词一样急切地揽着生意,似乎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记者般的猎奇心驱使我继续深入发问,我避开了她的生意兜揽,又问:“若是染了病怎么办?到时舒服一阵,染上性病就麻烦了。”

“绝对不会的,我们经常定期体验,保证干净没问题,这你放心。”她信誓旦旦。

“保证又有什么用?事完便走了,找谁去?”

“可以凭住宿发票找我们招待所呀,绝对保证没问题。”

“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谁会好意思再来找你们呀?即使来找,你们不会承认,只会承认曾住宿过。”

见戳穿了“保证”,她无言以答,只是说“不会的、不会的”了。不甘前功尽弃,她仍不舍地向我揽着生意:“老板,人生在世,出门在外,难得风流快活一次,怎么样,试试嘛。”

我觉得该了解的已有个大概,谈话可以打住了,便摊牌道:“算了吧,如果那样对不起我的妻子,若染上性病,那更是可怕的。”

眼看希望的曙光快没了,那小姐仍不死心,一个劲地媚笑相劝:“就一次嘛,这算什么,你妻子又不知道。哪个男的不好色,玩个把小姐不算事,玩小姐的多的是。”

我生恐她再纠缠下去,自已身处异地,明日即归家,可别生出什么异端来。便只好委婉相拒:“我单骑去沿海出来一个月了,明天即归家,我每天都要骑很远的路,今天就是一百多公里,你看我这风尘仆仆的样子就知道的确很累了,没一点精神和兴趣。株洲离你这反正很近,以后一定会来品尝,你可要好好服侍哟,怎么样?”

见山穷水尽,滴水不漏,小姐不好再劝再揽,有气也不好发作,便缓缓起身做抛媚欲走状,想让我“回头”婉留,我一声“拜拜”作送。当她走到门口时又出一招:“老板,你累了,要不下去洗个头吧,就在一楼发廊,便宜舒服,怎么样?”

“对不起,哈哈,你看我这不长毛的“聪明脑壳”还有几根可洗?谢谢好意了。”我又一次让其失望。

 辛苦招揽劝说了半天无功而返,为给自己找个下台的梯子,免得尴尬,小姐临出门时留

下一句话:“老板再考虑考虑,有意的话,你到下面就餐时我们再谈谈。”

“好的,谢谢你看得起我。”我好不容易终于送走了“鸡”,心舒了口气。

送走“鸡”后,我终于明白了进店时为何降价劝我住单间,且为我安排那么安静隐蔽的房,岂知遇上我这不开化、坐怀不乱的“乡下人”,鸡不成反蚀把米,亏透了。

随后,我生怕她再来纠缠,便急忙躲避地出了房骑上单车,上街吃晚餐逛夜市直至近十一点才偷偷回来,虽有些担心再来纠缠,但毕竟是在本市境地,倒也不怎么怕,若非本地,我真会换个地方了。是夜,我睡得挺香,因为到家门口了,明天就进家了。

第二天清早办退房手续时,恰巧又是那位小姐,其态度与昨天判若两人:冷若冰霜且似乎不敢也不好意思看我,但我还是礼貌地告辞,然后急驰上路直奔离开一月的家。

礼陵之夜,迷人多彩,繁华之中隐藏着不协调之色,最易让人陶醉景色,使人迷失自我,心中只要有一盏明灯,就会不为色动,不被光迷。

夜宿礼陵,使我又一增识长见,获另一种磨心砺志,我更感觉此行不枉。但可笑可悲的是,此种见识竟长在漫漫5000里的终点门口。

                           谒炎帝陵

                          礼陵老街


上一篇 / 下一篇

TAG: 醴陵 南行

引用 删除 XRumerTest   /   2018-01-13 02:54:21
Hello. And Bye.
引用 删除 XRumerTest   /   2018-01-07 12:32:14
Hello. And Bye.
引用 删除 XRumerTest   /   2017-07-22 05:55:24
Hello. And Bye.
引用 删除 XRumerTest   /   2017-05-24 12:39:18
Hello. And Bye.
引用 删除 XRumerTest   /   2017-05-17 04:51:20
Hello. And Bye.
引用 删除 XRumerTest   /   2017-04-21 20:02:29
Hello. And Bye.
引用 删除 XRumerTest   /   2017-04-16 12:27:13
Hello. And Bye.
引用 删除 XRumerTest   /   2017-03-30 12:09:32
Hello. And Bye.
引用 删除 Iopafeopt   /   2016-11-26 10:10:05
Ugireojfe whfiwehfjwehwhfjehfwefhweh 777uiop fweh iwehf weiohf wieohf iwehf iweyu59tu328hfire iuwfodhqw934785 h3urh9wjfwgut h9wh9889wh98r h4wt93qrj29th2 rj2ghw9tfq.
引用 删除 Josephkew   /   2016-06-04 08:53:55
buyviagrageneric.org: 25/50/100mg viagra online without prescription. Best Quality. 24/7 Online support, Absolute an0nymity & Fast delivery. Bonus free pills.
引用 删除 Robertmax   /   2016-06-02 15:28:25
oakley address, emanators gravitate louted vugs quickly preselected digits ugliest primordial idem exhortations stashes radiates attainting nutrias
引用 删除 Robertmax   /   2016-06-02 15:10:39
annie oakley family, dick scout scorpios itchier tenderizer pirana deprecator aggregational bourgeois nosings bare jinxed haggish flirters bowline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2-02-13 16:36:51
老兄,你傻呀,这种现象哪里人多鸡就多,株洲市比醴陵多多了,北京更是多得不得了,不过她们是把“鸡”名片放在每一个房间的门缝里而已。品种更多,不管鸡鸭都有!
引用 删除 正大光明一面派   /   2011-04-20 19:44:03
引用 删除 醴陵神人   /   2011-04-20 17:28:56
什么年代的事了咯!一百多包夜!你怕是!
引用 删除 伟叔   /   2010-07-19 11:29:53
不可能。醴陵市是个美丽的城市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0-07-11 11:23:21
我在醴陵那么久怎么就没听人说过LZ写的事呀
怕是自己也有问题。所谓无风不起浪。
引用 删除 拐子   /   2010-06-20 14:16:15
这是醴陵哪嘞?有这样好地方啦。。
引用 删除 醴陵人   /   2010-05-19 19:29:21
小姐站街的照片非醴陵。请博主自重
引用 删除 牛八   /   2010-05-19 17:05:33
老弟不是胆子小,是嫌小地方的妞档次低吧!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刘克思

刘克思

生于岳麓山,长在新株洲;文革红小鬼,下乡修地球;杏坛育桃李,六四南冠游;公司文刀客,傲骨写春秋;陶朱挥舟去,绿水弄箜篌;寒江翁独钓,拼“博”为自由。

日历

« 2018-07-16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937257
  • 日志数: 531
  • 图片数: 1
  • 建立时间: 2010-03-12
  • 更新时间: 2014-06-05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