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父亲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07-09 17:55:18

父亲去世后,我写过一篇纪念文字,大多是讲他工作上的一些事,登在我们当地日报副刊。但总觉得我与父亲之间那些过往意犹未尽,不吐不快。
我从小与父母亲聚少离多,3岁到6岁是放在幼儿园全托的。周六下班后父亲会骑自行车来接我,不直接回家,我们会先到位于火车站旁的北方食堂买10个锅饺,我一般吃6到7个,父亲吃剩下的,吃完后父子俩再去公共澡堂洗澡,一般洗2角5分钱的单间盆堂,有时也去洗大池子,就是很多人在一起泡澡的那种,洗完后再回家。好景不长,1966年文革开始后,我就很少见到父亲了。
我从上学到小学毕业,基本上是寄养在亲戚家,在老家农村读过书,后来寄在我叔外婆家和母亲的同事家。回到父母身边时我已开始读初中。文革时我父亲只是一个地级市的局级干部,可能是由于他工作的特殊性,因此受到了很大的冲击,是市里被批斗得最狠的五人之一。
文革后期他被结合进班子,担任市公检法军管会副主任,他是工农出身的干部,生怕别人说他忘本,衣着打扮永远都是穿一套洗得发白的蓝布人民装,一双胶鞋。打理着大多数工人式样的平头。他在解放初期,做过一套呢子衣,还有一套毛毕叽制服,一直压在箱底,不是舍不得穿,而是穿上怕别人说脱离工农群众,特别是经历那场文革后,谨言慎行,吃穿住行苛责自己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他不但对自己严苛,那些行止还累及到家人。
我读书的中学离家较远,每天中午都是带饭吃,我带的菜总是酱萝卜炒辣椒加小菜,夏天炎热,放在铁饭盒里的菜煨到中午又黄又酸,每到吃饭我都是躲在角落里匆忙吃完,生怕同学发现了我饭盒里的秘密。
我从小到参加工作,穿的衣服都是我父亲从商店买的白帆布,拿回家然后用蓝色或者青色的染料自己染,染过后裁缝做成的衣裤,由于是在自己家染,条件所限,因此染得不匀净,所以穿过一段时间后,身上的衣服破是冒破,但青一块,紫一块的,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我和弟弟读书的时候,他从没去过学校,更别说开家长会,小学和中学,老师分别来家做过一次家访,都是来告状的,后果是老师走后一顿暴打,我父亲打小孩是真打,摁住用拳头打,我母亲在旁边还帮忙,用手掐住屁股上的肉往顺时针方向扭,每次挨打过后身上的青紫的地方要很久才会消。小时候,在院子里与小伙伴玩,免不了打架斗嘴,只要对方家长来家告状,这一餐饱打是免不了的,长此以往,我的性格也渐渐养成内向,不愿与人交往的性格延续至今。
虽然没有享受过父亲的福,代人受过却一件不落。我读小学时的成绩虽好,但一直没有加入红小兵,原因是父亲是“正在走的……。” 中学快毕业了,是班上少有的二、三个没入红卫兵组织的人。
我中学毕业后在半工半读的技校,住在集体宿舍,寝室的男生春秋两季在房间里都只穿运动裤,唯有我没有这种衬裤,我的内裤是罩裤缩水了改做内裤穿在里面,那种尴尬可想而知。
父亲他们那代人中,很多利用自己的影响,把子女安排在发展好的岗位上,而他却生怕自己孩子拖累到他。
我参加工作后在一家大企业工作,后来被选调到市里的一个直属部门,他得知情况后硬是不允,1980年代初,消防部门归建改现役,我各方面条件均符合要求,名单报上去被他一把大叉打了回来。
我上初中后,除了学校的学工学农,每年的暑假,父亲都会安排我去单位挂勾的生产队参加“双抢”劳动,那几年我学会了插秧、扮禾、用牛等几乎所有的农活,个子不高,挑个一百多斤在田梗上走与人路遇还可以左右换肩,我进厂后有一年“支农”,我与妇女队长比赛插秧,胜她半行,当地农民都不理解:我一城里伢子如何练就这身本领。
高中毕业那年我16岁,在家待业一年,没歇过一天气,在灰砂砖厂做瓦,皮鞋厂割鞋跟,粮库修公路,干的都是最苦最累的大人活。
我一直在边远基层单位工作了22年,后来调入机关一筹备部门赋闲3年,那时我刚40出头,正科已有8年,中秋节我回父母家吃饭,言辞中有些怨气,他对我说:“你有好大的本事我还不知道,能把手上的事做好就烧香拜佛了……。”
一席话,道出了我在他心目中的作为和地位。
晚年后,他或许有些悔悟。那年他生病住院,在市委工作我的一位好友陪同退休的省领导去看他,当时我也在场,送别老领导后他对好友说:“小X,你现在还是搞得蛮好!” “你那时对云波要求太严了,要不然……。” 闻此言,他陷入一片茫然中。
回想父亲,他好像就是为工作而生的那种人,除了工作外没有别的。文革前后,办公室离家只有几十米,他却在办公室搭了床铺,很多时候就睡在那里,仿佛那才是他真正的家。
他对别人都很好,帮熟人朋友解决两地分居,安排子女就业,关心下属的疾苦等,在他看来这或许是工作的一部门。但苦了自己和家人,也是不可取的。
印象中父亲沉默寡言,金口难开,缺失亲情。在家唯一的爱好是摆弄手枪枪支。花口、加拿大、勃朗宁、五一、五四、六四,时常摆了一桌子,装了卸,拆了装……。他调离原单位时上交了几把手枪和600发子弹。
往事如烟,父亲驾鹤西去已10年有余,我也已近耳顺之年。但愿那种忽略亲情的革命者形象不复再来。

上一篇 / 下一篇

TAG:

引用 删除 叶之蓁   /   2017-07-11 16:42:22
读过此篇才知平实的文字更具感人的力量。
引用 删除 叶之蓁   /   2017-07-11 16:42:13
读过此篇才知平实的文字更具感人的力量。
淡如竹 引用 删除 淡如竹   /   2017-07-10 19:56:21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没登陆用户请输入昵称


日历

« 2017-07-24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71898
  • 日志数: 36
  • 建立时间: 2013-01-17
  • 更新时间: 2017-07-09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