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师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09-10 21:10:37


今天是教师节,我想起文革中读过的三所中小学,改革开放后读过的成人高校,印象最深的还是中学时代的几位老师。
我中学读的是株洲市五中,60年代叫八中,后来栗树山小学改成革命学校有了中学部,再后来中学部改成新八中,于是原来的八中变成了五中。
我读中学那会儿,五中的师资力量是很强的,后来市里办的第一所省重点中学二中的许多骨干教师都是从五中过来的,语文老师熊光亚,数学老师熊娣华,物理老师许芝芳,音乐老师罗如鼎等,还有归国华侨古亚端、英语彭老师、恢复高考后考取复旦硕士的物理老师胡祖韶,老校长化学老师朱五中等,可谓是灿若繁星。
我从小数学成绩较好,但一直偏爱语文,这点小小的偏好,应该是跟中学时两任班主任兼语文老师分不开的。
我初二时的班主任老师叫陈建国,那时他从师范学校毕业,刚刚走上三尺讲台,正值文革后期,个别调皮同学欺他新来乍到,上课时故意刁难人,他为此受了很多气。但他仍不气馁,备课、讲课费了很多心血,我记得当年有篇课文节选自《水浒传》之“林教头风雪山神庙”,讲的是林冲落难这一段,他对课文的故事性阐述,娓娓道来,引人入胜,他后来又给我们班另开小灶,讲述了《水浒》的大致内容,让我们对中国这部优秀古典小说有一个粗略的认识与了解,并由此增强了对古典通俗文学的兴趣,进而对中学语文课程的学习有了些许帮助,这在那个年代是很不容易的。
课外,我们几个同学与陈建国老师的私交亦好,经常去他单身宿舍蹭烟抽,陈老师是年轻的老烟枪,常常烟不离手,每天要抽一包以上,当年他抽的是“五岭牌”香烟,2角5分钱一包,属中上消费水平,经济条件应该算是好的,我们当年只有14、15岁的年龄,学着抽烟,且能得到他的包容,说明他的思想开放,脑海里没有“师道尊严”的观念。他从学生时代就爱好写作,下乡和参加工作后仍笔耕不缀,是五中语文教研组中少有的几个把自己写的变成铅字的老师。后来调入《株洲日报》,担任副刊部主任多年,我因工作关系与报社有较多联系,亦与陈老师经常往来,在师生的情份上又多了一层通联关系,他退休后我已多年没见到他,甚为想念。。
我高中直至毕业的班主任老师是市内教育系统大名鼎鼎的熊光亚老师,不过他教我们的时候还没有体现其行政能力,市二中确立为重点中学后,把他从校办公室主任直接提拨为校长,一干就是10几年,横跨80、90年代,是市内有名的教改先驱。
熊老师是湖南师范学院文革前的高材生,担任五中的语文教研组长多年,他语文教学经验丰富,讲课通俗易懂,比方恰当。自己也有几把刷字。记得那时候熊老师还不到40岁。他身材中等,宽额浓眉,满脸络腮胡子,他不但精通现代汉语,也通晓古代文学诗词。他经常穿一件灰色的中山装,看上去沉稳,很有精神。我们透过教室的玻璃窗,看到他左腋夹着课本走了过来,顿时停止了喧闹,将课本摊在课桌上温习课文。他伴着悠扬的电铃声走进了教室。他总是那么准时,脚步好像是钟表上的指针。
我仍记得他有一次在课堂上讲对联写作时,重点讲了对对联要名词对名词,动词对动词,并引用了“长沙沙水水无沙,常德德山山有德”的名联,使我们能够充分领会对对子的关健所在,他当年讲授的那种情景,过去了40年我仍记忆犹新。
我现在已是奔6之人,老师们有的已过8旬,生活是如此地美好,但愿我的老师都好好的,再过它几十个教师节。


上一篇 / 下一篇

TAG: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7-09-11 21:18:16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没登陆用户请输入昵称


日历

« 2017-11-22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81174
  • 日志数: 37
  • 建立时间: 2013-01-17
  • 更新时间: 2017-09-10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