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班的同学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09-09 21:26:57 / 不允许评论 / 个人分类:杂谈闲说

   说了二班的同学,再说说一班的同学。

    教一班的课程比教二班要早半年,并教了这个班两门课程,但我对一班的同学却没有二班的同学熟悉,教一班也没有教二班那么卖劲。

    一班的主干专业课是教研室主任教的,他也是一班的班主任,这个老师比较古板,也比较严肃,与我们年轻老师及同学们的关系都比较微妙。但既然作为同事和顶头上司,我还是非常尊重他,到学校后的第二个学期,这个班有一门第二专业课没有老师,他找到我,意思是学校的专业老师不够,要我上一上这门课程。因这门课也是考研的课程之一,我便二话没说就把这门课接了下来。

    一班毕业时,我还在学校,他们部分同学送了我一张一寸的照片作为留念,我贴在一个塑料本子里,旁边写了各自的姓名、工作单位及主要特点。今天,从柜子里找出了这个本子,一页页地翻,一个个地看,这些同学又浮现在眼前。

    一班比二班早一年进校,一班同学的年龄比二班要普遍要大一些,基本上都在25岁左右,少数同学超过了30岁。

    一班的班长姓黎,来自江华林业采育场,我们地区属于林区,江华采育厂是地区最大的国有林场,也是工资和福利待遇最好的林场,当时学校的三个班都有采育场的职工就读。黎同学组织能力比较强,班上的各种活动组织得有声有色,同学们反映他的官瘾很大,一心走上层路线,不知后来毕业回采育场工作后是否升官?副班长姓罗,是个美女,也是我的老乡,来自县浯溪机械总厂,家境比较优越,已经结婚,老公据说是一个单位的领导。学习委员姓王,来自道县运输公司。劳动委员姓刘,一个年龄比较大的女同志,对班上的工作比较负责,体育委员也姓刘,来自零陵煤矿,喜欢打篮球,课余经常与我交流,说比较佩服我,宣传委员是姓刘,也是我的老乡,来自县印刷厂,老老实实,平时喜欢写点东西,但爱情比较波折,据说谈了几个都没有谈好。

    因为方言相通,与一班打交道最多的还是我们县的老乡,这个班我们县的同学最多,除了三个班干部外还有几个。有一个小伙子姓杨,来自县化工建材公司,一聊他的老家竟是隔壁村子的,同宗同族,一个辈分,他老爸很早就出来了,他生在县城、长在县城,所以在老家时并不认识他。有一个小伙子姓丁,来自县煤炭公司,他是一班最小的同学,他爸爸六十大寿,请我到他吃饭,碰见了高中的政治老师,竟然是丁同学的姑父。有一个姓陈的同学,来自县棉织厂,下课是喜欢与大家闲谈,他什么都懂,大家都叫他“师傅”,后来去县城到过他厂里两次。另一个姓陈的同学,来自县日新煤矿,那个时候因中日围棋擂台赛,全国掀起了围棋热,我们学校也有一些同学爱上了围棋,陈同学就是其中之一。一个同学姓何,来自县第二塑料厂,平时话语不多。一个女同学姓匡,来自观音滩煤矿,刚刚参加工作不久。还有一个女同学姓桂,来自县橡胶厂,也是寡言少语,据说前一年与学校的L老师谈过恋爱,但她爸爸坚决不同意,棒打鸳鸯,痛苦分手,这个事L老师也常常跟我提及过。

    其他县里的一些同学也几个还有比较深的印象,一个姓蒋的同学,来自东安锑矿,当时与老婆刚刚离婚,上课喜欢与老师斗嘴。一个姓张的同学,年龄比较大了,大家都叫他老张,针对各种社会问题常常喜欢发牢骚,但又愿意帮助人,记得学校因教学需要印刷一些账簿报表之类的资料,他主动跟我说他的弟弟在某印刷厂当会计,可以帮一些忙,我后来到这个印刷厂找到他弟弟后,事情很快就办好了。还有一个同学姓尹,在部队当过兵,找了一个女朋友是在校大学生,这在当时是不可想象的,大家十分羡慕。

    一班年龄最大的学生姓秦,当时已经36岁,来自学校附近的东风氮肥厂,他也喜欢打篮球,脾气有点急躁,记得学校举行篮球赛,他们班与教工队比赛,因一个有争议的球,与孙老师还发生过冲突。

    在校期间,与一班一同搞过一次集体活动,应该是1987年秋冬,到东安县的舜皇岩参观游览,当时这个地下溶洞才发现不久,下到洞底,大开眼界。大家坐在洞口照了一张合影,至今还保存了下来。

    1987年下半年,我又教了一班的另一门课程。对于一班的教学,的的确确不够用心,没有尽到什么责任,简直就是应付,是不称职的。当然啰,在考试上并没有为难他们,基本上都在85分以上,关键是没有学到什么东西,那时自己连半碗水都没有,哪还有水给他们。三十多年后的今天,对一班的同学说一声对不起!

    根据教学计划,一班在1987年9月到10月安排了实习,单位是道县的氮肥厂、纺织厂和冷水滩市的轻机厂、耐火材料厂、造纸厂等。当年12月他们毕业,毕业前夕,他们班举行了茶话会,给老师们发了邀请函,也就是一张红纸用钢笔写的,这张纸保存下来了,上面写着:“我班定于12月23日下午2时半在本班教室举行茶话会敬请届时光临。一班全体同学敬邀。”当时,茶话会上发了言,但讲了一些什么话,现在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了。

    二班建了微信群,但一班没有建群。三十年了,一班的同学没有一个同学有联系的,不知他们是否安好?明天就是教师节了,不知他们是否还记得我这个不称职的老师?


上一篇 / 下一篇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没登陆用户请输入昵称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