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老马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12-07 12:37:09 / 不允许评论 / 个人分类:杂谈闲说

    周日的中午,萧大哥来电话,说老马来星城,晚上大家一起见过面,问我是否有时间。我说那是肯定的,毕业以后还从未与老马见过面,这样的机会难得,我一定会参加。

    下午5点,我骑着单车从河西出发了,路过湖大时,手机响了,又是萧大哥来的,问我到哪里了,他已到了,看来他对这次与老马见面也很期待。

    于是,我加快了速度,半个小时候,抵达预定的餐馆,除了萧大哥外,还有李同学。但老马还没有到,刘同学已经去接他了。

    老马是二十多年前我在成都读书时的同学,其实,他并不是我们班年龄最大的同学,他比萧大哥小,比赵大哥小,甚至比陈同学也要小几个月,比我也只大了两岁。不知何故大家都叫他老马,或许是因为老马识途这个成语的缘故吧。

    老马是北方人,一米八的个子,浓眉大眼,有一头乌黑的卷发,风流倜傥,绝对是我们班最帅的同学。老马初中毕业,便考上了其省内的一所中专学校,毕业以后分配到一家研究所从事经济管理工作,后来上了电大,再后来考研,与我们成了同学,这是缘分。

    我们班与老马来自同一个城市还有一个女同学,并且与老马还是电大的同学,当时没有结婚。而老马当时已经结婚,生了孩子。据说他堂客最不放心的就是这一点,担心远离家乡的他们会发生一些什么故事来。不过,后来证明,老马对堂客还是非常忠诚的,在读书的三年,老马不仅与这位同学没有发生什么故事,而且也没有发生其他故事。

    老马毕业的前一年就去南方,在一位师兄的介绍下,在某公司谋得一份实习的差事,一边工作,一边做论文。毕业以后又到了这个公司工作,据同学说很快就做到了公司中层,直至高管,并且一直没有跳槽。这样看来,老马对待单位和对待堂客一样,都是十分忠诚的。

    与萧大哥、李同学闲谈中,老马在刘同学的陪同下,来到了餐馆,我们起身与老马握手,尽管二十多年过去了,老马依然还是那么帅气,头发依然乌黑卷曲,似乎没有掉多少,模样也没有改变,要是在大马路上偶尔碰见,肯定也不会认错。

    大家落座,刘同学备了酒,说同学见面尤其是老马这么多年没见面,还是要喝一杯。出乎我们意料的是,老马说他在几年前已经戒酒了。在我的印象中,老马是喝酒的。我们在成都读书时,同学们偶尔也会去学校外面的光华村,走进一个小餐馆,点几个菜,叫一瓶5块钱的尖庄酒,印象中老马的酒量很大。马同学说刚去南方时常喝酒,特别是后来做了公司的管理层,应酬增加,为了抓业务不得不喝,直到前几年体检,很多指标严重超标,甚至亮起了红灯,痛下决心把酒戒了。通过这几年的调理,各项指标渐渐恢复正常,尝到了甜头,不再端杯。

    这样也好,大家以茶代酒,一边吃饭,一边叙旧聊天。老马告诉我们,他所在的公司属于国企,前些年改制了,他们管理层收购后已经上市。崽伢子去年也研究生毕业了,有趣的是他崽伢子的导师竟然是我们班的另外一位同学。崽伢子即将步入婚姻殿堂,媳妇妹子竟然是我们湖南邵阳人,并热情地邀请我们几个同学到时去喝他崽伢子的喜酒,我们也算是其媳妇妹子的娘家人。

    我们聊了很久,夜里快10点才离开。


上一篇 / 下一篇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没登陆用户请输入昵称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