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喜塘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8-02-18 20:29:24 / 不允许评论 / 个人分类:家乡亲情

   正月初一清早,跑步去了多喜塘。

  多喜塘不是一个鱼塘,而是我们老家的一个行政村,不过,我更喜欢叫它以前的名字:多喜塘大队。

   多喜塘大队位于我东南大约有3公里左右的路程,从我家门前那一片田野穿过去,再翻过一个小山丘就到了。多喜塘大队虽然离我家不远,但我已经有整整40年没有去了。多喜塘这个地方在我童年和少年的记忆中是比较深刻的,可以说除了我们自己所在的大队和去县城必经之地木埠头大队以外,就是这个多喜塘大队了。

   多喜塘大队在我们公社算是一个比较偏僻的大队,也是一个比较大的大队。多喜塘这个名字缘因村内有一口水塘形如锅底,名锅底塘,后谐音更名为多喜塘,这样看来,多喜塘原本还是一个鱼塘。多喜塘大队辖渡花桥、高一、高二、卢家陡、张上、张下、谢家、八角楼、多喜塘9个生产队,各个生产队比较分散,总面积2.7平方公里,有近300户人家,900多老百姓,从他们各个生产队的名字可以看出,姓氏比较杂,渡花桥生产队的姓杨,是我们公社的主姓,高一和高二生产队的都姓高,卢家陡的都姓卢,张上和张下的都姓张,谢家的理所当然姓谢,而八角楼的则都姓刘。

   多喜塘大队有一所小学,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末至七十年代初,我的爷爷就在这所学校教书,在我六、七岁的时候,经常随姑姑和哥哥来这所学校给爷爷送菜。记得这所学校位于大队中心的一个生产队旁边,办学条件非常简陋,是由四、五间平房围成一个四合院,中间是一个篮球场,学校旁边还有一个小卖部,卖一些食盐、饼干之类的东西。根据我现在的倒算,多喜塘这个大队现在45-55岁的人都曾经是我爷爷的学生,70岁以上是人都是我爷爷学生的家长,都应该认识我爷爷和小时候的我。上个世纪80年代后期,我们县教育体制改革,很多农村小学都撤了,公社集中建立了中心小学,但多喜塘这个小学好象一直没有撤,是我们公社仅存的两所小学之一,这是我最近从网上百度得到的信息。

    我爷爷退休的前一年调离了多喜塘小学,此后我去多喜塘的原因变了:一是与儿时的伙伴去看露天电影,就在多喜塘小学的那个篮球场上,记得那时候看过《青松岭》、《地雷战》、《地道战》之类的电影;二是去学农基地参加劳动,我们公社中学有一个学农基地在桐子坳,1977年-1978年间,我们每个月都要去这个学农基地劳动一次,必定要经过多喜塘这个地方。

    多喜塘地势比较高,背倚祁山,面向湘江,是一块风水宝地,因此,这个地方的人聪明,会读书,仅举一例,我有一位初中同学姓张,他家五兄弟都是我爷爷的学生,其中有三个兄弟都考上了大学,而且有一个哥哥上的还是名校复旦大学。1979年,我们公社考进县一中有16个人,而多喜塘大队就占了4人,一个姓张、一个姓卢、一个姓刘、还有一个姓李,后来张同学考进了商校,卢同学考进了卫校。

    还是回到初一早晨来,我是早晨7点从家里出发的,沿着前些年新修的乡村公路,大约不到20分钟便到了多喜塘村的村部和村小学所在地卢家陡,看看咕咚显示的距离是2.87公里,还不到3公里,与我预测的距离差不多,这还是绕道了的距离,如果沿着以前的田间小道跑,还没有这个距离。

    呈现在眼前的小学与以前大不一样,四个方位,一边是小学,一边是村部,而另外两边则是村民的房子,以前记忆中的四合院不见了。正在这时,一位中年男人从屋里走了出来。“过年好,高升高升,发财发财!”我用家乡的习惯跟他拜年,我们便攀谈起来。

    他告诉我他家是张家里的,几年前买了村部的这块地建房子,花了20多万元。旁边的小学还在办,但只有一年级,老师来自湘江河边的下堡桥村,上二年级则要到3公里以外的木埠头。他还告诉我,前年多喜塘村与隔壁的岐竹村和乐园村合并了,依然使用多喜塘这个村名。我说我爷爷曾经在这小学教过书,并说出了我爷爷的名字,问他是否认识?他说不认识,再问他的年龄,他说是1971年的。他读书时,我爷爷已经退休,自然不认识。

    因为时间关系,没有继续去其它几个自然村落,原路返回,前后43分钟跑了6.26公里。今年是爷爷去世30周年,特以这一次跑步一篇短文纪念爷爷。   

 

  

上一篇 / 下一篇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没登陆用户请输入昵称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