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济桥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8-02-21 11:42:10 / 不允许评论 / 个人分类:家乡亲情

    这里说的广济桥不是广东那座闻名全国的四大古桥之一的广济桥,也不是我们长沙雨花区的广济桥,而是我们老家对面的广济桥村。
    正月初一上午,我们去给弟弟的岳父岳母拜年,走进了广济桥村。广济桥离我家并不远,直线距离就是三百米左右,中间隔着一片农田和一条小溪,站在屋前就可以看得清清楚楚,以前在老家时,去山里劳动,常常要从广济桥村前路过,但走进院子里探寻的机会并不多。
    广济桥整个村子主要由新老两个院子组成,房子依山而建,坐东朝西,有两个槽门两个正厅,老屋院子靠南,新屋院子靠北,两个院子都有一百多年的历史。弟弟的岳父住在新屋院子,坐下来寒暄了一会,我提出来要看这个院子,老人欣然陪同介绍情况。他领着我穿过一排走廊,来到了新屋院的正厅,这个厅没有我家院子正厅大,大厅外面有"宝光堂"几个大字,厅里面中央的神台上供奉着家族历代长辈的神位,那字看起来有些历史了,我纳闷文革时怎么没有被破坏,大厅里还有两条长长的神凳保存完好。从正厅出来,经过前厅,便到了老屋院的槽门。槽门门框还保存完好,但门已不在了,门上贴了对联、挂了灯笼,显示着过年的氛围。
    从新屋出来,老人带我来到了以前的村小学,村小建于上个世纪70年代初,土砖黑瓦,呈凹字形,曾经有四五位老师,五个教学班,比我们的村小要大。如今学校已停办多年,改成了村里的幼儿园,村委会也设在这里,但前年广济桥村已被下面的另一个村兼并,牌子还在,村委已不复存在。
    从村小学出来,我们去老屋院子,以前的老槽门不在了,不知是哪年拆除的,我问弟弟的岳父,老人家说他也记不清楚了,前些年,院子里的人集资在原处重新建了一个槽门,红砖砌的,还贴上了红色磁砖,与老院子很不相称。从槽门进入前厅和正厅,门都没有,正厅叫做德辉堂,与新屋院比较,这个厅显得更小,两边的房子很多都空荡荡的,年久失修,破败不堪,有一栋房子甚至垮掉了,木头悬在空中,也无人修理,据说这一家已经没有人在老家了。
    广济桥与我们村相隔近,他们村的人去镇上、县上、赶集、上学、走亲戚等都要从我们村经过,虽然两个村的人同姓,但出了五服,双方联姻的情况多。所以,我对这个村的人比较熟悉。
    在我的印象中,广济桥这个村虽然不大,但勤耕重教,崇尚教育,历代历年出了不少教师。解放以前出了很多办学的人,比如庄生就是其中之一,据说父亲小时候求学就在这个老屋院里下图中“又一村"那个房子里。解放以后该村第一代教师有作章和庆生,他们与我爷爷是同一代人,虽然没有教过我的书,但从小就见过他们,与我爷爷多有来往,其中作章老师与我爷爷还是同一年退的休。第二代教师有世治和名元老师,他们俩都是作章老师的儿子,我读初中时,两兄弟都在中学教书,名元老师教过我初二的语文,世治老师是我隔壁班的班主任,当时他们都是民办教师,上世纪80年代初转为公办教师。第三代教师应该是我们这一代,我所知道的有战波和文刚老师。战波老师应该大我好几岁,1978年考入地区师范,毕业后分配在县教师进修学校教书,后来听说改为做教育行政管理工作;文刚小我三四岁,初中毕业便考入师范学校,后来分配回乡中学教了几年书,再后考入天津大学深造,改行从政了。第四代、第五代的70后、80后、90后中有没有做老师的呢?我想应该是有的,只是我对后面的情况不熟悉罢了。
    出老师的村子一定会出好的学生,广济桥历年也有少同学考上大中专院校的。我所知道的,1979年扩大同学考入湘潭大学数学系,那时湘大在全国是很有名气,扩大同学应该是我们公社第一个考上重点大学的。1981年旭东同学考入铁道学院,旭东与我是初中同班同学,我们那一届的学霸,初二时代表学区参加全县数学竞赛获得第三名,脑袋瓜子好使。在县一中读高中时也是学霸,轻而易举地考上了大学。大学毕业后又考入北京一大学的研究生,是全公社的骄傲和偶像,旭东一家人都会读书,后来他弟弟也考上了大学。其他情况不再罗列,仅再举一例。去年满奶奶从老家来湘雅看病,主管医生是一70后,40多岁,听口音就是我们县的,一聊天果然是老乡,距离拉近了,继续聊,我们是一个乡的,再聊,他是隔壁广济桥村的,医学院毕业来湘雅工作,我以前在老家从未听说过,说明广济桥的人不但会教书,而且会读书。

上一篇 / 下一篇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没登陆用户请输入昵称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