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歧竹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8-02-24 08:05:26 / 不允许评论 / 个人分类:家乡亲情

    北有夭竹,南有岐竹,我们那里有两个带“竹”的地名,今天说一说岐竹。

    岐竹也是我们乡的一个行政村,对于这个村,无论在过去,还是在现在,都是路过的多,停留下来的少。以前我们去镇上和县城办事是不需要经过岐竹的,现在修了一条环乡公路,我们去镇上办事、上泉南高速就都要经过岐竹境内了,所以当天从长沙回家就经过了岐竹境内,后来的几天跑步去多喜塘、邓家冲、毛家甸几乎都路过了岐竹。

    岐竹村各个村民小组比较分散,我初二去寻访的邓家冲就是岐竹村管辖的村民小组,除邓家冲外,还有麻婆塘、大坪岐、陶家冲、黄家、刘家、赵穴、沙叶塘等几个组,一共有250多户,近800村民,方圆3平方公里。而更早的历史以前是坪岐和白竹两个村,1957年,两个村合并,各取一个字,便有了岐竹这个新地名。而最新的情况,岐竹已在前年被并入了多喜塘村,作为行政村不再存在,而作为地名永远存在。

    岐竹与我家相隔并不远,曲线距离2公里,直线距离1.5公里,站在我家门口,可以看见大坪岐、麻婆塘两个自然村,其它几个自然村在一个山坳里,不在视野之内。当然,对于岐竹,最熟悉的也是这两个地方。大坪岐是岐竹的村委会所在地,以前的村小学也在这里,是去多喜塘村的必经之地。

    大坪岐位于一个陡坡边,有一个老院子,土砖瓦房,如今已破败不堪,墙壁上“批林批孔”标语依稀可见。院子里的人与我们村同宗同族,共一个祠堂。院子里有我好几个同学,还出了一个励志性的人物,他就是我的师兄阿青。啊青比我高一届,初中毕业直接考上了地区师范学校,上个世纪80年代初师范毕业后回到了我们公社中学任教,我的两个妹妹都是他的学生。那时的农村中学开始开设英语课,老师奇缺,阿青便自学英语,以顽强的毅力取得了大专文凭,教学水平不断提高,他的英语教学在全县都出了名,被县一中看中了,便调到了一中,直接教高三的英语。他在一中教书时,我曾经去学校看过他,建议他直接考研。第一年他报考了川大,笔试通过了,但因种种原因最后没有被录取,第二年他索性报考了人大,顺利通过了。硕士毕业后,到南方找了一份工作,勤奋加机遇,两次通过竞聘走上了领导岗位,官越做越大,但人越做越低调,是我们乡的骄傲,总书记说,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青一个一个脚印,就是这样奋斗出来的。如今,阿青的大幅照片挂在我们的祠堂里,是后辈人学习的典范。

    岐竹的陶家冲也比较熟悉,不是去得多,而是与这里的一个姓陶的同学联系比较多。陶与我一同考上一中,并且在一个班。陶是一个大家庭,有五个兄弟,其大哥我没有见过,二哥三哥见过,他的父亲更熟悉,曾经是我家隔壁裁缝铺的负责人。初二去寻访邓家冲,正是事先电话问了陶同学的路,才大方向没有走错,路上看到陶同学兄弟砌的楼房。

    陶家冲对面是刘家,远远望去,刘家的老院子还在,青砖黑瓦,但我并没有走进去。这个院子留在记忆中是刘氏两兄弟,老大安生在我们村的铁匠铺跟李铁匠学打铁,安生打铁之余喜欢看书,村里谁家有书,他就会去借,借过我的一本《敌后武工队》,带回家以后一直没有还,要了几次也没有要回,估计是丢失了,或者被他父亲拿去卷旱烟了。弟弟启明跟我是同学,擅长体育,尤其是跳高跳远,每年学校举行田径运动会,跳高跳远的冠军非他莫属。

    黄家只熟悉一个叫玉民的同学,他是我哥哥的同学,后来考上了师专,经常来我回家玩,与我也便熟了,现在在冷水滩从事教育管理工作。

    麻婆塘是两条乡村公路的交汇点,是岐竹人外出的必经之地。据村里的老人说,解放初期政府曾经在麻婆塘办过学校,具体情况不太清楚,没有史料可查。

    岐竹其它几个自然村落,我不熟悉,甚至赵穴、沙叶塘的具体位置也不太清楚,下次回老家一定去寻访。

 


上一篇 / 下一篇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没登陆用户请输入昵称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