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社小院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8-02-25 12:35:24 / 不允许评论 / 个人分类:家乡亲情

正月初一去广济桥拜年,路过以前公社的院子,走进去瞧了瞧。

小时候最害怕这个公社小院和里面工作的公社干部,那时候调皮捣蛋,大人总是对我说:再调皮捣蛋,就叫公社干部来抓你。每当听到这句话,我就老实多了,可能是心里作用,自此以后我就非常害怕公社干部,不敢去公社的院子玩,总以为他们是很大很大的官,有很大很大的权力。

这个院子位于广济桥和下七渡两个村的中间,据说以前是一个大地主的房子,解放的时候,打土豪分田地,这房子便被没收,做了公社办公的地方。对比其它院子,这个院子明显要气派高档多了,整个院子的墙体全部是青砖,槽门是麻石砌的,比一般的槽门要高得多,也结实多了。

1979年外出读书以后,再也没有走进过这个院子,这次重新走进这个院子,让我想起了那时的公社干部。

在我的印象中,上个世纪70年代,公社干部好像不是很多,就是10个人左右,有公社书记、副书记、组织委员、宣传委员、妇女主任、武装部长和广播员,还有一个秘书、炊事员之类的,那时公社没有人大主任,没有政协主席,没有计生专干,也没有财税员、水利员、国土员之类的干部,那时公社没有车,也就不存在司机。

  公社干部也经常在附近几个公社之间相互调动,因而有时会出现新面孔,前面说了,我非常害怕公社干部,很少有机会直接接触那些公社干部,再说我的年纪尚小,也不是公社干部直接管理的对象。因此,四十年后的今天对那些公社干部基本上没有什么印象,大多都淡忘了,依稀只记得三四个。

  一个是当时的公社书记唐书记,也就是公社的一把手,唐书记在我们公社当书记的具体年月我不记得了,这要看他本人的人事档案才知道,但大概年份我是知道的,大约是1976至1978年间。我为什么现在还记得唐书记,因为唐书记的儿子与我是初中同学,是唐书记到我们公社当书记以后转学过来的。我小时候见到其他公社干部害怕,但见到唐书记就不害怕,当时还去过他家里,感觉他比较平易近人。我现在与唐书记的儿子还有联系,他的儿子高中毕业后去部队当兵,后来转业在我们县城工作,去年我们还通过一次电话,不过,同学告诉我他的父亲唐书记已在前几年去马克思那里报到了。

  第二个有印象的公社干部就是王宣委,王宣委不仅口才好,能说会道,而且有比较强的组织能力,他在我们公社当宣传委员期间,我们公社的文体活动搞得有声有色,那时我们公社每年要组织一次篮球比赛和文艺汇演,有一年,他竟然还组织了一场游泳比赛,不仅有男同志参赛,还有女同志参赛,比赛地点就在我们村口那个大水塘里。不过,王宣委也有一个毛病,那就是比较风流,据说生活作风有问题,哪个村有漂亮村姑他就喜欢去哪个村调研,要不是这个毛病,早就提拔为县委宣传部长了。

  第三个有印象的公社干部就是妇女主任潘主任了,那时每个公社干部都要挂靠一个大队蹲点,潘主任就在我们大队蹲点,经常到各家各户走走,自然比较熟悉,熟悉以后,她就开始做好事,把她的妹妹介绍给我们村的一个民办老师,也就是我的老师,老师的家庭条件较好,只教了半个学期书就去部队当兵了,后来转业在县城安排了工作,潘主任也真有眼光啊!

  第四位有印象的公社干部就是我前几天在《郑家院》说过的郑广播员了,在此不在复述!

  上个世纪80年代初,我们公社改成乡了。几年后,乡政府搬迁到离我家3公里的湘江边上,盖了新房子。又过了几年,撤区并乡,我们乡与其它三个乡合并为一个镇,原来的乡政府保留为办事处,留守了几个人方便老百姓办事。再后来,办事处也撤了,老百姓办事要到30里外的镇政府,不怎么方便了。据说现在镇政府有200多号工作人员,这区是撤了乡也并了,但这人员没有精减啊!四十年前,老百姓很难见到县里的干部,而四十年后,我们的老百姓连镇里的干部都很难见到了!

 


上一篇 / 下一篇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没登陆用户请输入昵称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