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澧县行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8-04-23 21:05:51 / 不允许评论 / 个人分类:旅游世界

    周日中午,接同事福哥信息,说他的老父亲突然去了,立马往老家赶,要我周一替他到单位请假,并向工会报告。

    今天早晨一上班便到人力部替福哥办理了请假手续,并报告了工会,工会则按规定标准发了慰问金。

    下午,按照领导的指示,我与三个同事前往福哥的老家常德澧县去慰问。我们担心长张高速会塞车,1点便出发了,除了长沙到宁乡段车流较多外,其它路段还比较顺利,只是在常德从长张高速刚转到二广高速时,一辆大卡车突然变道,幸亏开车的小伙子反应灵泛降了速度,把我们吓出冷汗来。

    下午4点,我们顺利在澧县下了高速进入县城。这是我第二次到澧县,上次应该是9年之前的2009年,也是春天,看了澧县的油菜花和城头山考古遗址便离开了,并没有来县城。

    福哥给我们发了一个定位,司机用手机启动了导航字系统,轻而易举地找到了所在的街道,这里是福哥的兄弟家,一屋子都是亲戚朋友,福哥拄着拐棍在那里迎候我的。

    刚刚过去的这两个月可是福哥的多事之"春″,先是春节刚过,自己的车子保险到期,还没来到及到保险公司续保,便发生了一次意事故,损失惨重。接着是半个月前,在风光带上散步,被一辆电动车撞倒,左腿严重骨折走不得路,而到医院就诊碰到的是一个实习医生,一个星期都没有消肿,再去复查是误诊了,需要动手术。这脚刚刚好一点,老父亲又走了。这么短的时间里,竟然接二连三发生这么多倒霉透顶的事。

    不过,福哥是个天生的乐观派,并没有被这么多突如其来的变故所压到,坦然面对,说有事是上帝安排好的,躲是躲不掉的,即便是老父亲突然走了,他说这也是自然规律,毕竟85岁高龄了,他们当做喜事来办的,这不,请来了一支舞龙队,热闹热闹。

    这是一条九节龙,一个人在边上擂大鼓,一个人在前面戏龙,九个人在后面舞,队伍里竟然还有三位妇女同志,他们时而盘踞,时而舒展,动作娴熟,配合默契,在不到半个篮球场的空间中,做出了很多花样来,吸引来来往往的市民,这个龙耍活了,尤其是前面那位戏龙,时不时还来一个空中翻腾的高难动作。这舞龙是力气活,更是技巧活。很显然,他们平时经过了千锤百炼,训练有素,并不是一个临时搭的草台班子。

    我们依次了磕了头,并转交了工会的慰问金,当我们几个也要表示一点心意时,福哥死活也不肯收,他港不收任何人情,这是原则和纪律,我们这么远跑过来,就是最大的心意,已经让他和全家都很感动了。

    在福哥家坐了半个小时,见到了他的母亲,老太太也过了八十,满头银发,身子骨硬朗,健谈,从她老人家的态度看,能够正确对待生老病死,脸上也看不出有什么过度的悲伤。我们准备启程告辞,老人家要留我们呷饭,说已经安排人正在准备。反正路上也得找地方呷饭,就没有推辞。

    不一会儿,菜做好了,老人请我的上桌,是正宗的澧县钵子菜,菜名就不报了,反正大家都港好呷,我一不留神呷了两碗饭。

    5点30,我们告别老人和福哥返程,一路十分顺利,于8点15抵达河西的家里,这次澧县之行来去7个小时,其中近6个小时是在路上,来去两匆匆。


上一篇 / 下一篇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没登陆用户请输入昵称


Open Toolbar